陕西文化网·小说|田建国作品:小小说·救活邹海量
2018年08月19日 星期日 戊戌年初月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美文共赏 >> 小说
小说

田建国作品:小小说·救活邹海量

时间:2014-07-21 10:52:49 来源:网络转摘 编辑:本栏目管理 点击量:1123

“邹海量被打死咧!打死咧!”

一跑进家门的憨憨气喘吁吁地大喊大叫,把趷蹴在堂屋板凳上抽烟的他爹老骡子惊得差点从板凳上跌下来:“啥?谁打死的?”

“是马户叔!你快去看看。”

老骡子一听,眼睛瞪得比牛蛋大;“就是那个杀猪匠马户?”

“就是。他用两只猪蹄左右开弓,劈头盖脸地把邹海量给砸得倒在地上不动弹了,我刚刚亲眼见的。”

“用猪蹄能打死人?”老骡子满脸狐疑:“在哪?快带我去!”

这个邹海量,对老骡子家可是有恩的。七年前,老骡子五岁的儿子憨憨跑到村外的涝池边抓蝌蚪玩,一不小心滑进了涝池。在附近地里给庄稼浇水的邹海量听见哭喊声后,扔下铁锨飞快地跑了过来,连上身那件刚买的二手真牛皮夹克都没顾得脱就跳进了水里,把正在水中挣扎的憨憨救了上来。

这马户,是个外来户,住在村西头破砖窑里,以杀猪为生。平时马户杀猪,他老婆翻肠子,倒也配合默契。他老婆把马户帮人杀猪得到的猪下水洗净卤熟,在砖窑外边搭的简易棚里叫卖,倒也能赚几个油盐酱醋钱。

当老骡子赶到海量蟑螂养殖场后,马户早已扬长而去,他老婆兰菜花也不见了踪影,只见倒在地上没了气息的邹海量脸上正流着血。

“这二球咋下这重的手?”老骡子毫不犹豫地背起地上的邹海量,一路小跑到了村卫生站。这村医是本村后生,叫李久真。他在省城医科大学毕业后,跑了半年,把腿都跑得细成麻杆了,都没有找到工作,只好回村在他姨夫熊村长的张罗下,创办了卫生站。李久真翻开眼皮看了看邹海量的瞳孔后,迅速做人工呼吸进行抢救。都在胸口哼哧哼哧按了有二三十个回合了,可这邹海量一点活过来的意思都没有。

老骡子突然瞅见儿子憨憨还在身边,就厉声吼道:“你傻站在这里干吗?还不快去你麻婶家的杂货店打‘摇摇铃’报警!”

这时的卫生站门外已围满了人。喂完猪赶来的老骡子的老婆二梅见此情景,上来一把推开村医小李,拔出自己手上纳鞋底的大老针,喊了一声谁有打火机?有人迅速打着递了过来,二梅把大老针在火上燎了燎,然后在鞋底上蹭了几蹭,就用这根蹭亮的大针径直朝着邹海量鼻下的人中穴上扎去,拔出,并用指甲挤出了血……突然邹海量发出了微弱的呻吟,慢慢地睁开了双眼……

一个小学本科毕业、身材瘦弱其貌不扬、疑似“恐龙”的农村婆娘二梅,居然起死回生、土法上马,救活了邹海量?医科大学毕业的李久真羞得恨不得一头钻进自己的裤裆里。

接到报警的镇派出所民警老牛带着小朱也赶来了。这时,只是被打晕过去有点轻微脑震荡的邹海量躺在床上,脸上被猪蹄壳划破的皮外伤,村医李久真已经给敷上了药,并无性命之忧。

熊村长一脸怒气走进村委会,将马户狂打邹海量的独门凶器——两只白生生的猪后蹄,窟通一声扔在了破办公桌上。

村委会里,民警小朱在一旁做笔录,民警老牛正在厉声审问马户:“你为什么要把邹海量朝死里打?”

马户愤愤地说:“邹海量那驴日的‘瞎子摘辣椒——老嫩一把抓’,他把我老婆和女儿都给睡了,我不打他打谁?”

“把他打死了,你还有活头?”在民警老牛一番严厉审讯和两副明晃晃手铐的威慑下,加上对兰菜花、邹海量的调查询问,并唤来目击者二狗对证,终于把前因后果弄了个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在村里,邹海量这人属于脑袋瓜子比较灵光的人,三年前不知他从哪弄来了一些美洲大蠊,也就是俗话说的蟑螂,办起了蟑螂养殖场。很多人只知道蟑螂是“四害”之一,却不知这蟑螂是治疗慢性乙肝药和做鸡鸭饲料的原材料,药用价值早在《本草纲目》、《神农百草经》等古代典籍中有记载。

邹海量贷款办起了“海量蟑螂养殖场”后,东奔西跑打通了销路,与省城一家研制生产治疗慢性乙肝药的公司签定了10年供货合同。只三年,邹海量就发了蟑螂财,盖起了一院青砖到顶的三层楼房,还买了一辆面包车送货,告别了贫穷奔向了小康又奔大康。

马户的老婆兰菜花看在眼眶里,红在眼珠里,心想自己只靠折腾那点花花肠子猪下水挣不了几个钱,就想找邹海量白要些蟑螂种子,自己也办个蟑螂养殖场,用不了几年,就能搬出比驴圈强不了多少的破砖窑,住上小楼房。

今晌午,兰菜花走进了养殖场,开口向邹海量索要蟑螂做种子,这不是明摆着要抢邹海量的金饭碗嘛!邹海量说啥都不给。兰菜花气急败坏地说:“你要是不给我,我就给你老婆说,你把我和我女儿都睡了。”

谁料想兰菜花这不要脸的话,恰巧被走到养殖场门口来邹海量这里蹭烟抽的二狗听见了。

二狗眼珠子一骨碌,转身向马户家走去。他心想,白弄马户一挂猪肠子,犒劳犒劳好多天没沾荤腥的肚子不成问题了。

这二狗平时游手好闲,好吃懒做,是村中有名的地痞无赖。他走进马户家,见马户正在拔猪蹄毛,就蹲下说:“马哥呃,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事情,就怕你不愿意听。”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但我说了以后,你得送我一挂猪肠子。”

“多大的事情,能值一挂猪肠子?”

“对你来说当然是大事,你不想听,那我就不说了。”

“行行行,你赶紧说。”

“我听说你老婆和女儿都让邹海量给睡了。”

“放狗屁!你二狗的嘴里能吐出象牙?谁说的?”

“你老婆亲口说的,她现在就在邹海量的养殖场里说话呢!”

马户一听,怒火顿生,顺手操起两只猪蹄直奔养殖场,亲手制造了憨憨向老骡子报告的“猪蹄命案”。由于这马户长年累月杀猪手劲大,邹海量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马户三下五除二地打懵在地。幸亏当时马户操起的不是杀猪刀,要不然邹海量的小命早就完完了。

民警老牛和小朱要把马户带回所里听候处理时,马户的老婆兰菜花硬是拦住不让走,还恶狠狠地说:“我前几天进城看到个卖灭蟑螂药的,在纸板上写着‘蟑螂不死,我死’的广告,要不是嫌他卖两元一包太贵,我差点买几包回来,让他邹海量养的什么狗屁蟑螂全部死光光的!”

你听,这美洲蟑螂倒是躲过了一劫,可邹海量却遭到了马屠户的比“皮带炖肉”还有创意的、连猪八戒都轻易不用的祖传绝招的暴打。

蟑螂没死,差点邹海量死。

田建国  2010年4月18日)


上一篇:杨素秋:陕西师大的先生们

下一篇:张皓宸:喜欢你是一场漫长的失恋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4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梆子市街113号 电话:029-87619053 传真:029-87627819 法律顾问:张伟民律师
网站邮箱:shaanture@163.com 站长电话:13384928744 编审电话:13572843355 网站QQ:76517731 微信号:shaanture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1006691-1号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陕西无忧互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欢迎浏览本站,您是第 个来到本站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