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戊戌年初十 月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美文共赏 >> 游记
游记

女子照顾4个重症亲人 和丈夫一起照料前夫

时间:2014-02-26 08:29:48 来源:网络转摘 编辑:网络 点击量:1256

女子照顾四个重症亲人 和丈夫一起照料前夫(图)

  算上前夫米全,嫁入米家的11年间,海淀区温泉镇温泉村的李春霞已经照顾了家中四个重症患者,分别是患了小脑萎缩的前夫米全、他的两个哥哥,以及患了癌症的公公。如果不是中途出现了现任丈夫桓江,她一个女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桓江最初只是李春霞家里的一个租客,看到这个家中这么多重病患者无人照顾,他只是本能地想帮把手。为了照顾病人,本来在找工作的桓江放弃了找稳定工作的机会,白天接一些零活挣钱,晚上则照顾病人。这样一做就是几年。

  2011年,李春霞和桓江走到了一起,结婚之后他们仍在继续轮班照顾重病在床的米全。

  借债十几万照顾四个重症病人

  元旦一过,李春霞和丈夫桓江就带着前夫米全进了医院,原因是米全开始出现排尿困难等症状。由于长期照顾家中小脑萎缩的病人,夫妻俩很清楚,这意味着病人到了后期比较危险的时刻。

  “这次是真的怕了。”李春霞说,米全如今的症状跟他的两个哥哥太像了,而他们都是在排尿困难后没多久就去世的,去世时都是40岁出头。米全今年跟李春霞一样,是43岁,她担心自己照顾得一有什么闪失,人就没了。

  李春霞回忆,自从1993年她嫁给米全后,就一直在照顾他们家的病人。刚嫁进来时,米全的两个哥哥被诊断出患了小脑萎缩症,嫂子离婚走了。当时,米全的妈妈早已去世,家中唯一的女人就是李春霞,她开始挑起照顾病人的担子,“总不能晾着没人管啊?”

  1996年,李春霞和米全的孩子已经2岁了,米全发现自己走路开始走不直了。有时候他想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去,结果却朝着旁边的方向移动。他跟李春霞说,自己应该也是得了“那个病”。

  由于越来越无法掌握平衡,原本是配电厂钳工的米全没了工作。一家人只能靠低保生活。

  原本以为,家中三个病人已经到头了,但李春霞的公公得了膀胱癌。只有90多斤的李春霞经常将公公从床上和轮椅上搬来搬去,带着他去海淀医院和309医院等地方看病。

  一时之间,米家上下只有李春霞一个健康的成年人。为了养活家里的四个病人和正在上学的儿子,她只得不断跟河北老家的亲戚们借钱,前后借了有十几万。现在想起来,她还是很感动,“借了快20年,现在才慢慢还上。亲戚们借钱的时候都觉得我还不了,却还是帮了忙。”

  腰累出了病租房者伸出了援手

  2007年左右,米全的一个哥哥去世后的一天,李春霞像往常一样照顾着家中其他三个病人。但当她想给病人翻个身时,腰却使不上劲了。

  也正是2007年,比李春霞大7岁的农民工桓江租住进了李春霞家。起初,他住在前院,李春霞他们住在后院,双方很少说话。但很快,桓江就看不下去了,“这家的病人都照顾不过来。”

  桓江回忆,自己住进米家的时候是农闲,他正准备在城里找份工作。当时,米全的哥哥和爸爸已经病得很严重了。由于是癌症晚期,米全的爸爸经常疼得在床上大叫,而其他两个病人也不能自理。他看着这一家人都替他们发愁。

  于是,桓江就趁着找工作的间隙给李春霞帮忙。由于照顾得久了,李春霞和桓江有了默契。她负责给病人喂饭、开药和洗衣服,而他负责搬运病人、给病人翻身等体力工作。

  病情加重后的米全无法说出完整的话,最开始照顾他时,桓江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米全对着他招手,跟他说“控控”,说了四五遍,桓江急得直冒汗,就是不懂他要干嘛。如今,米全说“控控”,话音还没落,桓江就知道,他是想小便了。

  还有的时候,米全摆个手势,桓江就知道他是想他爸爸了,就将坐在轮椅上的米全推到他爸爸的床边待会。米全再一个手势,桓江就知道这是“会谈”结束。

  “也不是跟他感情有多深,就是觉得总不能让这家人没人照顾吧。”桓江回忆自己当时的想法时说。

  重组新家庭两人一起照顾前夫

  在一起送走了米全的哥哥和爸爸后,李春霞觉得桓江是个善良的人,而这个家也确实需要一个男人来支撑。2011年5月31日,李春霞在与米全办了离婚手续后,跟桓江结婚。

  “说句心里话,其实我一开始也有顾虑。”提起结婚,桓江说,当时他就考虑过,如果跟李春霞结婚,以后照顾病人和养家的重担就全在自己身上,此外,世俗也会对这个新家庭有闲言碎语。但他最终还是决定挑起大梁,“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不然谁管他们?”

  同在温泉村的一位村民向北青报记者证实,米全家里的情况村里很多人都清楚,一家子得了病,也没有什么收入。所以,当得知李春霞改嫁后,大家也都很理解,“他们挺不容易的。”

  婚后,桓江和李春霞开始交替照顾前夫米全。“值白班”的李春霞并不比以前轻松。米全如今情况很严重,无法控制自己的口水和大小便,所以从里到外的全身衣服,每天需要洗两三遍。

  而“值夜班”的桓江,现在白天做些零活和小买卖挣钱,晚上照顾病人。米全每次排泄都需要他起夜来卸尿袋,并清理弄脏的床铺。李春霞对北青报记者说,正常的起夜次数至少是一晚上四次左右。

  由于照顾得勤,米全无法排尿的时候,李春霞和桓江立刻就知道了情况,并将他带进了离家最近的北京老年医院。

  目前,米全还处于检查阶段,不能离院,夫妻俩雇不起护工,继续轮班24小时在医院照顾病人。晚上,李春霞回家睡觉,而桓江会在病房的空隙处支起行军床,陪着米全睡觉。

  李春霞说,医生在检查结果出来后会决定是否要做手术。而家里的房子也已经塌了,正准备修。现在自己的要紧事是清点好积蓄,为将来做准备。



上一篇:姚泽芊作品:舞台摄影漫论

下一篇:士兵投掷手榴弹意外脱手 连长冲上前将其护身下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4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梆子市街113号 电话:029-87619053 传真:029-87627819 法律顾问:张伟民律师
网站邮箱:shaanture@163.com 站长电话:13384928744 编审电话:13572843355 网站QQ:76517731 微信号:shaanture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1006691-1号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陕西无忧互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欢迎浏览本站,您是第 个来到本站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