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20日 星期六 戊戌年初月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三秦之子 >> 曲艺
曲艺

燃烧,他用生命诠释军人忠诚——追记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麻醉科副主任陈绍洋

时间:2014-04-02 10:00:11 来源:网络转摘 编辑:admin 点击量:1065

陈绍洋教授(中)生前指导青年医生手术麻醉(西京医院供图)

核心提示

  2013年8月4日,一生都在奔跑的陈绍洋,终于停下了脚步。

  “如果再给我10年,那该多好!”这位曾经创造了中国麻醉界无数神话的军医,在生命的尽头这样说。

  这十年,他要留给患者,他会继续穿着拖鞋,奔跑在手术室与病房间的道路上。

  这十年,他要留给学生,“我们的生命会因为病魔的肆虐而终止,但我们守卫健康的事业却会因为年轻的你们而永远延续传承。”

  这十年,也许他会分出一点,留给生前几乎很少关怀的妻女,弥补那些欠缺的爱。

  这十年,也许他仍然不会留给他自己。

  这就是陈绍洋,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ICU中心主任兼麻醉科副主任、教授、主任医师、研究生导师。在短暂的50年生命里,他将30年奉献给医学事业与患者。即使生命继续,他也还会这么做!

  他用手中的麻醉针,阐释了白衣天使对于患者的责任,对于生命的尊重。他用生命记录了一个军人对于党和国家的绝对忠诚、对于事业的无限追求、对于患者的大爱仁心。

  在麻醉医生岗位奋斗了30年、年仅50岁的陈绍洋已经离开我们了。生前他把几乎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留给了患者、留给了医院,留给了党和人民的事业。即使在确诊癌症晚期后,他依然顽强地战斗在病床上。

  看着他,年逾八旬的恩师,在病床前给自己的学生庄重地敬了一个军礼。

倒在手术台前,他在病床前接受崇高的军礼

  2012年3月29日,在手术台前连续奋战8小时、滴水未进的陈绍洋,正准备为一名重症病人实施麻醉,突然感到肝部剧烈疼痛,豆大的汗珠瞬间从脸颊滑下。  

  见到陈绍洋脸色发白、汗如雨下,一旁的主刀医生劝他休息,但他咬紧牙关,拳头顶着腹部完成这台手术后,这位同事们眼中的“拼命三郎”双腿一软,摔倒在地。

  没有人愿意相信:陈绍洋这一倒下,就再也不能站起来。

  超声检查发现,陈绍洋的肝脏上长的4个鸡蛋大小的瘤子已顶破肝膜。检查结果是肝癌晚期。

  而在这之前,他刚刚为三名重症病人完成了手术麻醉;前一周还三次飞往北京、昆明等地参加学术交流。

  4月1日,医院紧急为陈绍洋实施了肝脏移植手术;8个月后的2013年2月,因癌细胞转移,又实施了股骨头置换手术。

  5月1日上午,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移植中心隔离病房里,已经做了两次移植大手术的陈绍洋,正在伏案为研究生批改论文,当他的恩师、著名医学专家、85岁高龄的臧益民教授带着老伴走到他床前时,他才停下了手中的笔。

  看着自己学生消瘦的身影,臧教授心疼地劝陈绍洋要好好休息,不要太劳累。可他却憨憨一笑:“时间不多了,还有很多事没做,现在虽然身体差,但脑子还没坏,能多一些是一些吧。”看着和自己孩子年龄相当的学生生命正在倒计时,老教授眼眶湿润了,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缓缓举起右手,站在病床前,庄重地向自己的学生敬了一个军礼。

  “陈绍洋是一个把职业信念看得比命重的人,从医30年,他以精湛医术、高尚医德恪守着一名人民军医的本分。”西京医院政委董新平说。

为了生命不停地奔跑,他是手术室里那位永远的奔跑者

  2005年农历正月初二,凌晨3点,一位急性肠梗阻老人病情突然加重,需紧急进行肠梗阻手术。但因老人身体虚弱,并患有冠心病、支气管扩张并咯血等,对麻醉要求极高。

  凌晨3:30分,家属在忐忑中拨通了陈绍洋的电话,他当时恰好在手术室为另一名重症病人进行麻醉,得知情况后,顾不上家人还在等他回家过年,就赶往病房。半个小时后,手术顺利进行,2个小时后,手术成功。

  三十多年来,在西京医院,几乎人人都知道有位“头戴浅蓝色手术帽,身着短袖手术衣,冬天外面裹一身军大衣”的医生,风一般的穿梭在各个手术室之间,这是陈绍洋留给这片土地最深的记忆。

  “他是一个好医生。好多病人都是非要指定他打麻醉。”麻醉科副主任张西京说,“他一辈子都在小跑,总是穿个拖鞋,裹个大衣,到处跑。半夜任何时候叫他,都是一路小跑。”

  西京医院麻醉科王庆德教授说:“老陈走路总是一路小跑,风风火火,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天深夜,泌尿外科一位老护工的母亲突发急性肾出血,需要紧急手术,她忐忑不安地拨通了陈绍洋教授的电话,想请他亲自为老人麻醉,陈教授二话没说,穿起衣服就直奔手术室。

  “每次路上碰见他,我都苦笑着摆摆手说‘你先走’。”麻醉科护士长王雅丽说,她有时还跟陈绍洋开玩笑:要不要给你买双溜冰鞋,好更快一些?

  “我从来跟不上他走路的速度,因为他的时间都换算成了患者的生命。”王雅丽说,“记得有天半夜风大,我起床关窗户,看见陈绍洋刚加班做完手术往家走,一看表,已经凌晨3点了。”

把办公室设在病房里,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依然忙碌

  生病后,陈绍洋常说的一句话是:“虽然病了,但我脑子没坏,我只想在有限的时间多为患者做点事。”

  换肝手术一个月后,身体刚有所恢复,他不顾大家劝阻,搬来电脑,撑起小饭桌,摆上各类书籍,把病房布置成了办公室,又开始了一天10多个小时的学习工作。不停地为学科建设、学术交流、申报科研项目、联系国际合作课题、指导研究生操心忙碌。

  2012年3月30日周五晚上8点,已知自己肝癌晚期的陈绍洋,像往常一样,如约来到科室会议室,听取研究生学习进展情况汇报,检查研究生毕业论文答辩幻灯。

  说到关键处,他站起身来,大步走向投影仪,指出存在问题及如何修改。快到夜里12点时,妻子罗兰还在隔壁办公室焦急地等待着他,直到辅导完毕,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和爱人一起回家。

  第二天下午,当得知老师已是肝癌晚期时,学生们都愧疚地哭了。

  想到自己的3名研究生即将进行毕业答辩,刚刚做完第10次射频治疗的陈教授,一大早就打电话叫他们带着毕业论文和答辩幻灯到他的病房。

  一边输着液体,一边对着论文答辩幻灯,一张一张地修改,一字一句地斟酌,甚至连标点符号都不放过。护士送来药给他喝时,他习惯性地拿起药送到嘴里,连水都顾不上喝,继续给学生指导。

  看完第2个学生的幻灯后,他头冒虚汗,面容疲倦,学生们心里十分不忍,劝他休息,他却强笑着说“不碍事”,仍坚持把3名学生的幻灯全部修改完。

  住院期间,他似乎比原先更忙了,每次刚做完治疗情况好些的时候,就把他的弟子们召集到身边,细心询问实验进度、论文和工作情况。

  “床上堆得都是书,把隔离病房当成了他的办公室,几乎和原先一样,12点以后才能倒下头睡觉。”学生孙思斯说,好几次他自嘲说,生病后,比起原来清闲得多了,要多些时间好好指导我们。

  采访中,孙思斯几番泣不成声,末了,女孩儿轻轻地补上一句“要知道,肝癌晚期很疼的。”

  住院一年来,陈绍洋在病房审阅各类稿件30余篇,批改研究生论文十几万字,查阅了百万多字的文献资料,指导科研课题8项,编写20余万字的教材。医生让他静养,他却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把平生所学留给学生和后人。”

住院治疗期间,他像蜡烛仍然去关爱其他病人

  即便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年多时间,在做完肝移植、股骨头移植两次大的移植手术之后,陈绍洋心里放不下的还是病人。

  2012年5月21日傍晚,陈绍洋正在移植中心病房进行术后恢复,经过监护室时,透过玻璃看见一位刚做过肝移植术的患者起身时突然晕倒,他不顾自己身体的虚弱,一个箭步就冲进监护室。

  医护人员急忙劝他:“陈教授,您赶快回病房休息,这有我们呢。”可他不管不顾一边主持抢救,一边着急地说:“我有经验,救人要紧。”当时患者面色苍白,处于昏迷状态,陈绍洋立即做出判断并对患者进行抢救。一分钟后,患者心脏恢复了跳动。而此时,陈绍洋已是满头大汗抓着病床扶手、大口喘气。

  长期超负荷工作、神经高度紧张,陈绍洋患上了严重的神经性皮炎和神经性耳聋。一次耳聋治疗期间,他得知院内有位煤气中毒重症患者急需抢救,又毫不犹豫冲向事发现场,对患者实施口对口人工呼吸,为挽救生命和后续救治争取了宝贵时间。

  患者成功获救,但他的耳聋却更严重了。

  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陈绍洋常对妻子罗兰感叹道:“我现在享受的是'VIP'中的'VIP'待遇,都这么痛苦。那些普通的患者,该有多痛苦。”

  肝胆外科护士长李琳说,他生病之后,琢磨的就是如何让移植病人镇痛。“在病房,他还帮着我们指导移植后病人怎么恢复,有两个移植小病号,他就天天带着他们锻炼。”

  就连护理细节,陈绍洋也积极提出合理化建议。他建议护士在给病人拔尿管之前,最好先给病人输上100毫升生理盐水,这样可让病人拔完尿管后尽快小便,避免感染。“以前我们真没注意到这点。从他建议以后,我们就开始用这个方法了。”李琳说。

  在ICU病房,陈绍洋病情稍好一点,就开始围着病房转,哪个病房有情况就过去看看,完全忘了自己是个病人。

  2006年6月5日,在医院组织过“党员生日”之际,陈绍洋写下了这样的“格言”:“作为一名医生,我应该饱含着爱心和责任为每一个病人服务;作为一名党员,应该崇尚无私和贡献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作为一名科室副主任,应该竭尽全力配合和服从科主任做好学科建设!”

  从医三十年,陈绍洋无愧于这一庄严承诺。“他像蜡烛一样,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用生命践行党的根本宗旨。”第四军医大学政委戴旭光说。(记者 牛延平 梁璠)



上一篇:张学文:中医急症高手

下一篇:追求,他用勤奋攀登事业巅峰——追记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麻醉科副主任陈绍洋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4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梆子市街113号 电话:029-87619053 传真:029-87627819 法律顾问:张伟民律师
网站邮箱:shaanture@163.com 站长电话:13384928744 编审电话:13572843355 网站QQ:76517731 微信号:shaanture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1006691-1号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陕西无忧互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欢迎浏览本站,您是第 个来到本站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