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6日 星期四 戊戌年初月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三秦之子 >> 曲艺
曲艺

奉献,他用无私彰显医者大爱——追记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麻醉科副主任陈绍洋

时间:2014-04-02 10:02:03 来源:网络转摘 编辑:admin 点击量:1128

陈绍洋教授(中)了解患者病情(西京医院供图)

  2013年8月6日,陈绍洋追悼会上,近千人从全国各地自发赶来,除了同事、战友外,更多的是视他为亲人的、他曾经医治过的患者。他把毕生的时间和精力都留给了患者,却只能在去世后让精神永远陪伴着家人。

  他告诉自己的学生:我们的生命会因为病魔的肆虐而终止,但我们守卫群众生命健康事业却会因为年轻的你们而永远延续传承。

实在推不掉的红包,悄悄打到患者住院费里

  陈绍洋总是设身处地地为病人着想。给病人麻醉,他把用药量控制到最合适范围。有的病人送他红包,他毅然婉拒,实在推不了,就把钱打到患者的住院费里。

  他认为,病人生病已经很不幸了,如果再收他们的红包,良心会受到谴责。说起绍洋,凡是认识他的人,大家都从心眼里佩服他;凡是他的患者,没有一个不说他是个好医生。

  陈绍洋住院短短一个月内,收到了上千条祝福短信和200多个爱心卡片,很多得到过他帮助的人从全国各地赶来探望他,他十多年前抢救过的病人还专程从美国、从加拿大飞回来看他。

  “按道理,一个麻醉医生跟患者接触不是太多,患者能这么爱戴一名麻醉医生,他创造了西京医院的一个奇迹。”西京医院政治部主任马晓伟说。

  8月4日,噩耗传来:陈绍洋同志因病去世!他,刚过完50岁的生日。霎时间,震惊了整个西京医院、整个四医大、整个医学麻醉界同仁以及所有接触过陈大夫的患者。

  8月6日,陈绍洋的追悼会在西安凤栖山殡仪馆举行。

  在几乎来不及通知更多人的情况下,近千人从全国各地赶来,除了同学、战友、同事外,更多的是那些曾经被陈绍洋挽救过生命的患者……

  哀悼的花圈铺天盖地,人们透过迷蒙的泪眼,久久注视着那幅让人们心灵震颤的挽联,那同时也是陈绍洋辉煌一生的极好写照:“一心向党赤子情怀英魂与军旗同光辉;行医为民披肝沥胆生命伴山河共千秋!”

能为病人解除病痛,是他最大的追求和快乐

  在陈绍洋眼里,患者是平等的,生命是无贵贱之分的。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就会使出百分之百的努力。无论是慕名而来的患者,还是周围的同事、朋友及家属,无论认识或者不认识,只要是有需要麻醉方面的事,大家都希望找陈绍洋解决。而陈绍洋总是二话不说,亲自上手术台。

  一位煤气中毒的患者生命垂危,陈绍洋不顾自己因劳累而患上的神经性耳聋,奋不顾身地冲到现场,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为挽救生命和后续救治争取了宝贵时间。病人得救,但他自己的耳聋却更严重了。

  能为病人解除病痛,是他最大的追求和快乐。

  得知陈绍洋病情后,短短一个月内,他收到了上千条祝福短信和200多个爱心卡片,很多得到过他帮助的人从全国各地赶来探望他,一位十多年前他抢救过的病人专程从美国飞了回来。

  他常说:“病人都希望我来麻醉,这就是对我最高的褒奖。”无论什么病人,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手术大小,手术前他都要到病床前与患者沟通交流,叮嘱饮食、活动、用药等细节,消除病人紧张情绪;术后,他还要再次来到病房看望病人,观察麻醉反应,交代注意事项,鼓励患者安心养病。

  这种工作习惯,二十多年来雷打不动。

  70多岁的蔡小明,采访中一直泣不成声,对于陈绍洋,他用得最多的词是“亲人”。

  2002年春,蔡小明的丈夫因为胃癌病情恶化,跑了几家医院,都说活不过三个月,一家人怀着沮丧的心情最后转院至西京医院。此时,一个身材高大的医生主动上前,指着胸口的牌子说:“我叫陈绍洋,是这次手术的麻醉大夫,我先来了解了解病人的情况。”他详细了解了情况后,对着她爱人说:“老赵啊,你一定会好起来,打个麻醉睡一觉就好啦!”

  蔡小明回想当时手术顺利结束后,她很感动很激动,忍不住拥抱住陈绍洋,当时靠在他肩上觉得特别有安全感,像大山,他带给患者生的希望。就此,丈夫的生命足足被延长了3年。

  “他就是我生命的守护神。”蔡小明说,自己做胆囊手术也是陈绍洋麻醉的,所以在她心里,陈绍洋早就不单是一名医生,他是她的亲人,是她生命的“守护神”。

  今年年初,得知陈绍洋患了肝癌,蔡小明顿时就懵了。随后陈绍洋治疗期间,蔡小明频繁往医院跑,在他病床前抱着他帮他擦汗、喂水。她说:“谁也不能把他带走,这次换我当他的‘守护神’。”

  可始终,她还是没有守护住他。

妻子站在家里的窗前,只能看到他办公室的灯光

  在妻子罗兰的手机里,存着两张不忍翻看的照片,一张是手术中取出的他被癌细胞完全侵满的肝脏,一张是他骨转移后被置换掉的大段股骨头。

  罗兰说,她想不明白,一个从事麻醉专业的人,对患者的疼痛那么敏感,自己却能带着这样的肝脏、骨骼拼命工作,直到再也无法支撑。

  对罗兰来说,陈绍洋完全不属于自己,不属于这个家庭,他就是个“公家人”:穿公家衣(手术衣)、吃公家饭(单位盒饭)、干公家事。

  “他的办公室离我们家很近,我经常一个人站在窗口看他办公室的灯光。但是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涯。但不管多晚,我都要等到看着他回来。”罗兰说,朋友们开玩笑说,你家老公特省钱,天天吃单位盒饭,永远穿手术衣。

  陈绍洋去世后,妻子罗兰哽咽着对记者说:“在老陈心中,病人永远是第一位的,几十年来每天都是早上7点前出门,深夜甚至凌晨后才回到家里,常常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轻抚着熟睡中的孩子,表达内心对孩子的愧疚。”

  陈绍洋走了,最让妻子罗兰心痛的就是,“他这辈子一天都没享受过”。家里买了个车,陈绍洋不会开也没空去学,十几年里都是妻子给他当司机。几十年来,一家人从未开车出去郊游过。

  陈绍洋不知道自己工资卡密码、不知道家里有多少存款,因为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唯一学会使用的一张信用卡,还是为了帮助学生交发表论文的押金……

  罗兰说:“我知道,就是再给他十年、二十年,他也是这样过。”

  可陈绍洋心里也许是有遗憾的。

  临终前,躺在病床上拉着妻子的手说:“这一辈子我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给你们母女什么都没留下,希望我的精神会一直陪着你和孩子。”

  9月12日,是罗兰50岁的生日。“绍洋曾答应过,一定会陪我过这个生日,但他却终究没能坚持到这一天”。

  那天清晨,罗兰手捧一束百合站在他的墓前,对他说:“人家都说百年好合,可我们的人生路才走到一半,你却扔下我走了。这辈子我们遗憾太多,如果还有来生,我们一定要重新走上一回。”

生命永远定格,他捐献双侧肾脏

  移植手术后,他没有因为病情加重而停摆,反而因为生命的缩短而加速。因为一心牵挂着自己即将毕业答辩的3名研究生,刚刚做完第10次射频治疗的他,一大早就打电话叫他们带着毕业论文和答辩幻灯到他的病房。

  他一边输液,一边对着论文答辩幻灯,一张一张地修改,一字一句地斟酌,甚至连标点符号都不放过,护士送来药,他习惯性地拿起药送到嘴里,连水都顾不上喝,继续给学生指导。看到敬爱的导师被疼痛折磨,头冒虚汗,面容疲倦的样子,看着毕业论文上密密麻麻的圈点勾划,朱芳芸和同学们伏在病床前顿时泣不成声。

  陈绍洋强笑着安慰大家:“不要哭,孩子们,不要哭,我们的生命会因为病魔的肆虐而终止,但我们守卫群众生命健康事业却会因为年轻的你们而永远延续传承。”

  2013年7月16日,是陈绍洋生命倒计时的第20天。作为一名医学专家,已出现肝昏迷的他非常清楚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当晚,陈绍洋用颤抖的手写下了给学校和医院党委的遗书:“西京医院是我生命中最主要部分。虽然我生命短暂,但为我崇尚的麻醉事业——医、教、研,努力奋斗至今,并不后悔!……若我走到人生最后,愿将我的双侧肾脏捐献给所需患者,也算为我的医学事业做最后一点贡献!”

  陈绍洋,或许从来就没有离开。

  用他的战友、西京医院药剂科主任文爱东评价他的话说:“上帝是很公平的,他虽然只活了50年,但是因为他忠于他热爱的事业,所以他每天都过得很快乐。”

  是的,革命者永远都年轻。

  罗兰说:“我常有一个错觉,觉得他仍在隔壁大楼宽阔的手术室里穿梭奔忙,如同这二十多年里平平常常的每一天一样。”他用毕生精力诠释的人道精神和职业操守,仍将流淌在这片他深爱的土地上,一如既往…… (记者牛延平 梁璠)



上一篇:追求,他用勤奋攀登事业巅峰——追记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麻醉科副主任陈绍洋

下一篇:陕西省名中医闫咏梅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4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梆子市街113号 电话:029-87619053 传真:029-87627819 法律顾问:张伟民律师
网站邮箱:shaanture@163.com 站长电话:13384928744 编审电话:13572843355 网站QQ:76517731 微信号:shaanture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1006691-1号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陕西无忧互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欢迎浏览本站,您是第 个来到本站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