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丁酉年十二月
主页 >> 美文共赏 >> 散文
散文

【散文】收割

时间:2017-07-19 22:06:16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本栏目管理 点击量:360

文/高洋斌  编辑  于炉焱


大学毕业后,便一直在外闯荡。时间一晃,五年的光景转眼逝去。直到近日,公司派我到家乡这边出差,我才得以抽空回见看望一下父亲,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不称职的儿子。

回家当天,正好赶上收割。田地里到处轰鸣的收割机仿佛在向世人宣示:农民一年的辛苦劳作终于有了结果。而我,一个漂泊数载的游子,又何尝不是呢?我跟随着父亲收拾庄稼,可是坐惯了办公室的我竟不如已经五十多岁的父亲有劲,。无论我如何使劲,那装有八十斤小麦的麻袋就是无法扛上肩头。我一连试了好几次,放弃了这吃力不讨好的活。转身对身边的父亲说道:爸,我雇辆三轮车把这些小麦直接拉回家吧,也没几个钱。不料父亲脸一横,自言自语的说到:快三十的人了,连带粮食都扛不起,就知道没几个钱。只听嗖的一声,父亲一个甩手直接将小麦扛在肩上,扔上了架子车。父亲一连好几个干脆的甩手动作,七八袋小麦被整齐地排列在架子车上,就像阅兵的队列一般。

我惊叹父亲表现的同时,无意中发现父亲捶打了几下自己的腰部。我这才明白,父亲刚才那几下熟练地装车动作扭到了腰。顿时,一股莫名其妙的自责感从心底迸发而出,一路上窜,卡在嗓子眼,异常难受。我深咽一口气,眼泪却不受控制涌了出来。原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是这样难以名状的苦楚。

我跟父亲回家的路上,父亲对我说:家里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你在外面不容易,没钱就吱声,我手头还有点闲钱。当年迈的父亲说出这些话时,我嗯了一声,却恨不得狂扇自己一百个耳光。整整三十年了,我为了自己各种所谓的欲望,一直在向父亲所取。而父亲为了满足我的欲望,一直在默默的付出,没有一句怨言。我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只顾拉着装有小麦的架子车往家里赶。谁曾想,血气方刚的我走了没多长时间,就感觉脚下好像踩着棉花,轻飘飘的使不上劲。虽然,父亲好几次想抢过架子车,但都被我坚定的回绝了。

今天,我要自己做自己的登天的梯,自己做自己拉车的牛。如果真有心灵感应,我操劳半生的父亲,此刻你能否感受到儿子的信息。你不成名的儿子,已经准备好了,做好下一次自己的收割。

*******************

作者简介:

  高洋斌,陕西武功人,陕西交通铁路学院教师。文学作品散见《大别山诗刊》、《中学生导报》、《牡丹江晨报》、《红河日报》等国内刊物,偶发印度尼西亚《千岛日报》、菲律宾《世界日报》、英国《塞浦路斯华人报》、加拿大《华侨时报》等国外刊物,获第三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2016年度(第六届)中国大别山十佳新锐诗人佳作奖等各项奖项十余次。



转载请注明陕西文化网



上一篇:【散文】党旗

下一篇:【散文】内心深处的爷爷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4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梆子市街113号 电话:029-87619053 传真:029-87627819 法律顾问:张伟民律师
网站邮箱:shaanture@163.com 站长电话:13384928744 编审电话:13572843355 网站QQ:76517731 微信号:shaanture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1006691-1号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陕西无忧互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欢迎浏览本站,您是第 个来到本站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