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丁酉年十二月
主页 >> 美文共赏 >> 游记
游记

【镇坪,你让我心醉】

时间:2017-11-21 20:13:15 来源:本站编辑整理 编辑:本栏目管理 点击量:165

镇坪,你让我心醉


文/杜晓辉


       是机缘、是巧合,还是上苍的有意安排。

丙申年七月,在全省文联主席的培训会上,我有幸和镇坪县的文联书记刘治安先生同住一个客房。在交谈中,我得知先生大我生月,且在党政多个部门历任正职,是一个工作经验丰富、具有传奇经历的兄长。他主政镇坪文联后,文艺工作也很有特色,且名声远扬。我俩在为期一周的学习交流中,建立起同志般的友谊加兄弟般的感情,在培训结束后,我们还保持联络,相互交流,共同邀情,期待着对方能尽早访问,加强互动。


       今年初夏,端午前夕,我收到了刘兄发来的邀请函,喜出望外之际,我忙向领导汇报,然后组团成行。五月二十七日下午从两点开始,我们的车子过平原、翻秦岭,来到巴山深处的牛头店镇,已是晚上二十点三十分,前来迎接我们的是镇坪文联的三位年青人,他们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初夏的山在傍晚时分都是朦朦胧胧的,几乎看不清楚什么,只有如粉墨画的大山的轮廓加重了这里的宁静与幽深,在这被大山包围的小镇上,我们的前导小张正在和前来迎接我们的王德菊用电话联系着。突然,眼前出现了岔路,我担心走错,便下车站在了原先说好的“小荣茶业”的霓虹灯下的门店前等候着他们。此时,我的电话响起,便接通对话,噢!原来是王德菊打来的,电话里的声音同时从街道另一端传了过来,担忧的心不由得放了下来,看来,我和小王已经近在咫尺了,只是由于天黑看不见对方罢了。这时,前方不远处一个人儿被风吹动着长裙,“哗哗啦啦”的正按我说的位置飘逸的走了过来,正如所料,来人就是镇坪县文联的王德菊,她的后面还跟了个同单位的张国远,我们三人相互问候之后,才知道了这里离县城还有30公里的山路,我们各上各的车,向县城奔去。


       全车人都在感动与享受着镇坪文联的周密与热情的同时,跟上小王他们的车子顺着山路一上一下,一前一后,一高一低,一快一慢,向县城奔去。就这,我们跑了近30分钟,终于到达了镇坪县城的金兰酒店。


       久违的镇坪山城让我有了全新的感受。山上变换着不同色彩的霓虹灯,如星辰满月降临人间,彩灯多变,五光十色,如梦如幻,给人以奇彩曼妙的福祥与瑞气。一座座气派恢弘的高层建筑,一排排造型新颖且交织有序的明亮路灯,一辆辆如彩线流云从眼皮底下飞驰而过的高档小车,一拨拨穿着入时的青年男女,让我感觉偏僻的山城不偏僻,人们的生活水平处于超前的位置,与省会城市西安别无二样。


       宽阔幽深的南江河里“哗哗”作响的水流声,为寒冷而美丽的夜空奏响了悦耳动听的欢迎曲,这让街上穿着单衣的行人感到的不是冰冷而是惬意与凉爽。或许是美景的诱惑,我们劳顿、疲惫的身心顿觉清爽和愉悦了许多。车停酒店外,斯文儒雅的刘书记看来等候多时了,彬彬有礼的他亲热地和我们下车的每位成员一一握手,并把镇坪在场的艺术家们介绍给我们。


       不知是上苍的恩赐,还是缘份的注定,当刘书记将镇坪县和我一姓的两姐妹介绍给我们后,我这个杜姓人感觉在千里之外能认识本家的才女作家,更觉得格外的亲切和无比的兴奋。热情的主人为我们备好了晚餐,习间我才知道镇坪杜氏三姐妹向安康市图书馆捐赠她们合著的图书《镇坪情思》的事迹。今晚,到场的是镇坪作协主席杜韦慰和秘书长杜波儿姊妹俩,妹妹杜兰英因事未参加这次活动。,三姐妹都在县城工作,所从事的职业都与文学无缘,但她们都是文学爱好者,在文学上都有建树。我们边吃边聊,在欢乐、周到、温馨、愉快和细致中用完餐,渡过了在巴山镇坪的难忘之夜。


       或许是陕西省县太多的缘故,就像我原先把汉阴误认为是华阴一样,镇坪在我脑子里原来的印象总是镇安。因为,河南有个镇平,我总以为河南陕西两省为临,不大可能在距离较近的地方,都有一个叫同样名字的县。然而,事实恰恰相反,两个名字虽然一样,但一字之差,字意也就变了。镇坪是陕西省的最南端的一个不足六万人口的小县,总面积1503.26平方公里。东与湖北省竹溪县接壤,南与重庆市巫溪县、城口县毗邻,西北与本省平利县连界,有“鸡鸣一声听三省”和“一脚踏三省”之称,鸡心岭为陕、渝、鄂交界点,也是中国版图的“自然国心”,故享有“国心之县”的美誉。这里大巴山主脊横亘县境南部,南江河纵贯南北,将镇坪县切割为东西两半,形成“两山夹一谷”的地貌。海拔2000米以上的山峰30余座,最高峰化龙山,海拔2917.2米,是人们向往的“天然养吧”,“世外桃源”,“人间天堂”。


       我们来到这里,除了享受大山清新空气,清肺洗嗓,感受自然之美的同时,就是学习该县文联的工作经验。于是,我们便在清晨寒风刺骨的奇特天气中,开始了一天的行程。


       已是五月下旬的天气,镇坪的气侯还是这样多变,说冷就冷,说热很热,反差极大,这在我们下车游览县城外的“间歇泉”时就感受深刻。在冻手的气温中,我们忍受着“山寒人心热,赏景分外娆”的乐趣与热闹中开始第一站的行程。来到天下奇观黄龙潭,映入眼帘的是满山翠绿的树木和刀劈剑削般的奇峰异石。就在异石的一个壑口下隐藏着一潭深不见底的清水潭,这就是当地人们叫得很响的黄龙泉。黄龙泉也称“间歇泉”或“潮汐瀑布”。当然了,黄龙潭能叫两个名字自然也有她的说辞了。听刘书记讲,黄龙潭以水叫绝,飞泻而下的瀑布之水从黄龙洞汩汩流出,然后,形成落差100多米高的瀑布,泉涌停歇时,飞泻而下的瀑布犹如擎天玉柱,飞流直下,蔚为壮观。泉涌时,瀑布犹如一匹银绸,又像七彩飞瀑,状似银河落九天,形成了独有的瀑布景观。我们听着刘书记他们又讲黄龙战青龙的传说,我的思绪已经进入了到了故事之中,甚至为青龙失败在百里之外安身而深感慰藉。因为在我的心目当中,我们是龙的传人,龙是我们民族之魂,民族之根,民族之本,不管是哪方输或哪方赢,我都感到伤残的血腥。而这山“竹荫青下草,留有径通幽”的景致,让我立时有了黄龙从潭底窜出的奇特想法。刘书记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笑嘻嘻地说“放心,这里已经没有什么黄龙、青龙了,青龙已经在百里之外落户安家了,大家看,黄龙潭上的流水有多清。”我这才抬起头随着众人的目光向上看去。只见眼前丝线一般的山泉白练由上而下,在幽静的山谷里发出“哗哗”的声响,看着清亮的山泉我的思绪又跑到早晨游走南江河,漫步镇坪县城,被透亮清净的河水所感染的情景上来。


       凛冽寒风中,我忍受着穿着单衣的冰凉,行走在汉白玉雕刻的南江河步道的桥上,精致的桥身像似一条白玉天路顺着河道向前沿伸,呈弧形飘挂在山城的半空,给人“欲登仙桥寻无路,辗转返侧方见行”的期盼与搜寻。站在南江河步道上,潺潺的流水干净而透亮,清澈而秀气,水下石子身上的纹理都看得是清清楚楚,真有下河去捧口河水喝进嘴里的意思。可惜没有找到下河的入口,也就很遗憾的放弃了这一想法。的确,是自然赋予镇坪有这么好的环境,是历史给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的人文情结和厚重的历史底蕴,才使得这桥、这山的幽深与厚重,历久弥新。


       车子搭载着武功和镇坪两县文友的欢歌笑语,早已把寒冷留在车外,向前继续奔跑。一路上,大家都在相互交流着。唯有我的双眼却像是被这山的美景所牵制,目光老是朝着窗外瞅,只见“山高峡谷静,道路曲弯急”,路边的柳枝“垂絮倒养颜,飘摆依旧新”,偶尔也有“人影几许进,房屋缀其间”的景致从眼前掠过,给人以悠闲和与世无争之感。这就是山区与平原、陕南与关中的差异了。而这样的地域风貌和独特的文化品味,或许就是我看好和了解的精神食粮与学问修养。于是,我满怀着对镇坪人文精神的赞美一路踏歌而来。我更怀着期待与发现的目光来到镇坪,想在这方热土上寻找镇坪艺术家扎根基层,忘我工作,奋进创新的精神所在,试图用手中的相机和手机拍下他们敢为人先、辛勤劳作的动人画面。


       其实,从刘书记驾车能在海拔两千多米的山路上,拉着我们自由潇洒,迂回盘旋,往返山中,不难看出他是一个情商、智商和车技都非常高的人。不知拐了多少道弯,好几处弯道都是险象环生,但,在他的努力下最终还是有惊无险。


       采风车行至第二个景点,陪我们一起前行的镇坪县作协秘书长杜波儿告诉我,这个村子叫阳安村,是曙坪镇管辖的一个村子,这个村因生长着一对千年夫妻树而远近闻名。这是飞渡河川道上较为平坦的地方,只见一个参天挺拔、叶绿如洗、枝繁叶茂,浓荫蔽日、生长特别,且占地有半亩之大的古树映入在我们的眼前。看它们古根攀枝,交错纵横的枝杈上挂满了善男信女们为祈求神灵降福所用的红绸条、红丝带,随风荡起给人们以“红红火火美如霞,潇潇洒洒丽似花”的震撼。这个有着千年历史的榆树被人们誉为“夫妻树”,我们的车子就停在了夫妻树的南面,公路边一家干净卫生的农家乐门前。平坦的山谷凹地静得人的出气声都听得到,向东走去,蜿蜓的飞渡河流淌的水声才钻进人们的耳朵。这时,夫妻树上的鸟儿们像是欢迎远方客人的到来一般,“叽叽喳喳”,“咕咕噜噜”地叫个不停,一下子划破了刚来时的宁静与冷清。我们这些从平原来的人哪见过这么大的古树,就说我们村的槐树粗得两三个人也抱不住,也比不了这里的夫妻树。只见这对树木纹粗皮光,通体发亮,枝干虽有枯萎,但枯枝中没有残痕与虫眼,新发的枝枝杈杈都保持着极其旺盛的生命力。雄树主杆向四周撤条疯长,枝杆粗壮茂密,犹如巨伞。,少说也有六七米之长的一条主干向西伸去,和路西的雌性榆树的另一条主干缠绕生长,相互照应,己经有了百年的历史。这让我想起“荣辱与共,肝胆相照”的词语来。夫妻树冬顶冰雪,夏傲酷暑,四季翠绿,又发新枝,这种神姿,怎能不让人敬佩与崇拜呢?站在下面,像是一张巨大的天网,没有一点阳光,真有一种“曲径通幽处,暗香疏影来”的意境。这时,陪同我们的文友丁应明先生情绪涌动,诗意激扬,随口吟出了“七言律诗”"夫妻树"来:“相依相伴更相连,风雨同当手缠牵。沧海桑田轻一笑,盘根交错越千年。青山作证今生约,绿水为凭永世缘。直叫人间都效我,红尘满是白头仙”。丁老师很专业的诵读,博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同来的一些文朋诗友为了讨个吉利平安,便在这夫妻树的枝杈上拴系起红丝带,拜起树神来。拜起古时专为盐道脚夫在此热茶做饭的夫妻,因山洪落难,死前紧紧拥抱,死后化为夫妻树的悲怆与伟大来!就是,在这里可以抛下生活的琐碎,尘世的烦恼,自由自在地去给那树枝上系长长的红丝带,听飞渡河潺潺的流水,想象传说中“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凄美传说。


       此时,和我同坐一车的镇坪书协主席周国友先生给我指西北的一个山峪,说那是通向兰皋县的古盐道。这是一条不起眼的山路,两边乱石林立,崇山峻岭间有一条通道,看来早已废弃。这条通道,也称古丝绸之路,有着五千年的历史。这条古丝绸之路不仅是沿线人民的生命线,也是一条贯通川陕和鄂北地区的经济大动脉,在历史的长河中它做出了巨大贡献,也为这一地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听着介绍,我不禁为古老的镇坪历史文化敬佩起来。若不是提前将线路安排好,我还真想走进去看个究竟。但,集体出行,不可能有单独行动,只好乘车离去罢了。


      在飞渡峡河谷蜿蜒的公路上行走,给人有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的感受。两边植被茂盛,翠美欲滴,看似走到路的尽头,但到头一个拐弯不是上坡就是下坡,又是一个景色地带。这里一路都是绿树、红叶、巨石、飞瀑、深潭组成的山水之美,让人赞叹不绝!在刘书记他们的讲解下,方知这山生物资源丰富,是国家重点保护的对象,也是全国闻名的“生物资源基因库”,又是中药材的宝库,有四百多种中药材,素有“巴山药乡”的美誉。行走在山里,到处都是药材,只是我们不认识罢了。小道两边的山上郁郁葱葱的古树和深深的灌木丛、藤条、枝叶,罩在山体的旮旯中,悬挂在谷中的半腰间。河道两边的青石上,绿苔丛生,光滑无比。只有横穿的溪河里那些被人踩过的石块,磨掉了上面的青苔露出人走过的痕迹。


       我们手拉着手踩着溪流中有些晃动的石块一步一换脚,小心翼翼地向对岸的小路上走去。极目远望周围的山脉,总是令人心旷神怡,浮想联翩,层峦叠嶂,青山相连。云遮雾罩,紫气烟霞。林荫小道,蜿蜓迂回。转身折向一处险恶开阔的地带,只听瀑布声响,不由人止步观看。脚下乱石横生中有一条少说也有十几米深的水渠,噢!原来我们刚过的溪水就是这条河了。沿着开凿的石道我们来到声音响亮的瀑布跟前,此时,扑面的水珠四下飞溅,腾起阵阵轻雾,散出丝丝的氤氲凉意,让人有种“小雨纤纤风细细,恋树湿花飞不起”的感觉。这条瀑布是从一面近百米高的石山上流下的,瀑布似泡沫水一般,一紧一慢一层一层,一波一波,向下倾泄,发出“扑啦!扑啦!”如琴音般滑动的声响,真是慑人心脾,形成了水滑行的慢节奏,这就是大巴山慢时光秘境里的温情与浪漫!看着这“慢流直下二百尺,银河即到我身边”的奇特现象,我为这神奇的自然现象感到惊奇,这给我增加了许多奇妙的猜测与想象。莫不是雍国国君成仙,天河水似吊线一般在此垂下接应?还是当年蛟魔王追杀唐僧,眼看他从这石板山下跑了上去,结果却被王母娘娘用洗衣水给泼了回去?如此等等,从那以后,这高大的山体就开始流淌有音符的瀑布了!


       此时,镇坪诗词楹联协会的副主席朱彩萍女士那优美的歌声在山谷里唱响:“鞠一把清澈的南江河水,把盐马古道的尘埃洗净。吸一口化龙山醉人的仙气,使美好的心情更加放松,天生桥哎,鬼斧神工,鸽子花开在鸡心岭。……”随着这甜美动听的歌声,我们的大队人马向黄安坝景区奔去。

  终于,我们的车子爬完了北亚热带山地湿润气候的大山,上到飞渡峡山谷的最高处。眼前豁然开朗,万亩大的黄安坝草甸呈现在我们眼前。放眼四望,群山茫茫尽在远处,草原嫩绿如时光之水漫际天边。立时,我有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慨。这天,阳光特别给力,灿烂的光照和惬意的心情让我们所有的人都特别放松,特别尽情和开心。特别是瓦蓝瓦蓝天空能让我们尽情地分享,已经是我心中期盼已久的事了!我们又爬到黄安坝最高的草坪坝上,或许是精神感动了神仙,他让一朵云儿朝我们飘来,看,美极了!飘逸的白云缓慢地变成一丝丝云儿停在了我们的眼前,我们伸手就可抓住云儿的尾巴或胳膊,真像神仙一样,被白云包围着,我们都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偌大的草甸上遍野都是开不败的花朵,远处一垅草坝和我们站立的草甸遥遥相望。那翠绿的草甸上面生长着像一把一把伞一样的树木,她的点缀为这广阔的草原带来了无限活力与张力。


       我们会过云儿后,三五成群在草甸上追逐、嘻闹、摄像、照像和发微信,尽情享受大巴山最后的秘境里,中国最慢时光的无限乐趣。


       看到这么纯美的画面,我想起了家乡整天灰蒙蒙的天气,关中县区联手行动,打了几次“防污治霾”等多场战役,但收效都不明显,几乎一年四季见不了几天有蓝天白云的天气。好在党政已经将“减污治霾”纳入日常工作进行量化考核,我想总有一天我们所生活的地方的大气污染会得到治理,空气质量会回归到从前。我站在草甸的高处,向南眺望,远处的公路上,三辆拉石料的大型车辆拐了一个弯向山下驶去,我心不由得“咯噔”地沉了一下,呼吸都像是受到了影响,难道破坏生态的黑手已经伸向了这“山青水秀”,“天然养吧”,“人间天堂”的镇坪了吗!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便问起了刘书记,先生说他们这里开采矿石沙料是有计划进行。要不,我们这里的环境为啥这么好。听罢此话,我提起的心平静了下来。


       下午,返回飞渡峡酒店休息。我们只能活动在山林中的景区内,三辆石料车下山的画面一直在我脑海里晃动。为了调节心绪,我来到飞渡河边的小溪旁,这是一处难得的胜景,这里楼台亭阁,雕梁画栋,潭水濯濯,花草茸茸,看这幽静的环境和清泉溪流中那些游动得缓慢、慵懒的金鱼儿,让人美不胜收。突然,我感觉它们是那么的悠闲自得,我想人们在创造生活中要都和那水中的鱼儿一样,自由、悠闲,那该有多好啊!


       晚上,刘书记用他镇坪的特色美食招待了我们,还给我们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篝火晚会。我吃着那干竹笋炖腊肉、岩耳子炖乌鸡、洋芋糍粑、合渣面食,感觉味道美极了。在晚会上通过诗词、书画、音乐、舞蹈交流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感谢镇坪的美丽,感谢飞渡峡这个世外桃园,感谢好客的镇坪文友。相别几月,还真的想念你们了!期盼你们能早日来武功传经送宝!





作者简介:杜晓辉,笔名,木土,陕西武功贞元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检察文学研究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咸阳市作家协会会员、武功县文联主席、武功县作家协会主席、《有邰文苑》主编。1998年开始业余写作,文字散见于《作家报》《陕西日报》《延河》《各界》《各界导报》《咸阳日报》《西北文学》等国内报刊和网络。《难得的一次文化大餐》、《秦声高歌新农村》和《西路秦腔的奠基人康海》等多篇作品被省、市级广播电台配乐播放。其中,《苏武父子英烈事迹考》等三篇议古散文以被世界苏姓宗亲会收录在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汉之魂》一书中。而有关武功人文历史的三十多篇史实类散文,不但被地方志录入,而且现在已被网络小编分解编辑成历史资料,供人们在百度上查询。2015年2月创办大型文学期刊《有邰文苑》,填补了武功自建县以来没有刊物的空白。其散文《大,下辈子还做您的儿子》获《检察文学》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散文集《故土情思》,作为“陕西文学院散文集萃”丛书的一部,由陕西出版集团三秦出版社出版。


上一篇:延安方案4.0版(设计3.0版)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4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梆子市街113号 电话:029-87619053 传真:029-87627819 法律顾问:张伟民律师
网站邮箱:shaanture@163.com 站长电话:13384928744 编审电话:13572843355 网站QQ:76517731 微信号:shaanture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1006691-1号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陕西无忧互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欢迎浏览本站,您是第 个来到本站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