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丁酉年十二月
主页 >> 美文共赏 >> 散文
散文

【丹凤金秋之写意】王青歌

时间:2017-11-21 21:46:47 来源:本站编辑整理 编辑:本栏目管理 点击量:203

丹凤金秋之写意


文/王青歌



       农历九月九日节这一天 ,我和几位文友应丹凤文联周文治主席邀请跨越一座座青山,趟过一条条溪水,踏着先辈们的足迹行走于青山绿水之间,向着秦岭最深处的丹凤县奔去。


       初秋的群山层林尽染,满山遍野金黄金黄的野菊这儿一丛那儿一簇,红枫在秋阳的照射下烧红了半边天,苍松翠柏,高高低低,层层叠叠。偶尔还有几棵柿子树,树上已经没有叶子,只有满树红彤彤的柿子高高的悬挂在枝头,惬意地看着瓦蓝瓦蓝的天空中牛奶似的云朵悠闲的飘荡着,把这秋天的山林渲染的迷离心醉。


        车子在高速路上飞驰,路边的美景飞逝而过,可是总能听到一声声惊呼,看!这红枫!看,这银杏树!车内也是一片热闹,朱鹏老师在引吭高歌,王老师慢悠悠的说了一个段子:大海啊,全是水;街上啊,全是腿……王老师幽默风趣的话语引的大家哈哈大笑,,这是王老师一直以来的品格魅力。


        中午十一点多我们来到商洛城区,这座隐藏于大山中的古城时尚与古朴结合,现代元素与古老艺术交相辉映,来不及细看,我们简单吃了一点午饭就驱车匆匆赶往丹凤县城。商於古道和棣花古镇景区位于丹凤县城西15公里处,与商洛市接壤,棣花古镇以棠棣花得名,也因棣花驿而闻名,商於古道从镇中穿街而过。这里自古盛产美丽的棠棣花,是宋金割据时期的历史见证,同时还是当代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的故乡,素有“人文棣花,院藏秦岭”的美誉。作为六百里商於古道上最著名的驿站,也是古道曾经最重要的政治、文化和商贸重镇、素有“北通秦晋,南连吴楚”之称。赴京官员、文人墨客、往来商贾进出长安时必在此停留、歇宿、整顿行囊。远看商山起伏,丹水蜿蜒,山清水秀,人杰地灵,野芳幽香,佳木繁阴,仿佛仙境一般。

 

      走进棣花文化旅游景区,一个历史与文化、生态与自然、民俗与风情、秦风与楚韵胶乳相融、相映生辉,其美景使人心旷神怡。


        下了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古朴典雅的门楼,门楼上“宋金边城”几个大字立刻吸引了大家,穿过大门,扑面而来的是尘封已久的秦、楚、宋、金文化的呈现。这里既有先秦文化的温柔婉转,又有大宋汉民的含蓄内敛,更有金人表现着游牧民族的粗犷豪迈。你看,宋金桥上守卫的宋金将士们一个个威严耸立目视前方,右边宋将士个子娇小,面目柔和俊秀,含蓄内敛。左手边金兵将士高大魁梧,长相粗糙,将女真人的粗犷体格展示的淋漓尽致。大家兴奋的站在宋金桥上与宋金守城将士合影。


        再往前走,宋金街更是奇妙,建筑各具特色,大街地面铺着青砖,街两边的各色小吃,小吃店的门面、牌匾、装饰、以及房子的构造都各不相同。漫步宋金边城,你可以见证宋金文化在这里交融、民风民俗在这里碰撞、塞上风情在这里重现;漫步宋金边城,你还可以见证金戈铁马、兵戎相争的战争历史,宋金互市、自由贸易的边城繁荣。

       

        转了几个弯之后,我们一行人终于站在了“贾平凹文学艺术馆”门前。 看着朱红的大门我的心“咚咚咚”的跳着,贴进名家生活,了解名家创作历程,我不由得紧张起来。怀着朝圣的心情跟随大家的脚步我们逐一参观了平凹音像馆、文学馆、书画馆等。看着作家创作生涯中丰富翔实的图片、作品、影像、实物等资料,如实地反映了作家的成长历程、生活点滴及创作经历,令我深切感受到浓郁的乡土气息和强烈的人文主义精神。在平凹老师故居我们见到了贾老师的弟弟,在喝茶闲聊时贾老师告诉我们:“我们兄弟两个,姊妹四个。我平时就住在这儿,哥哥回来后也住在这儿,我们弟兄俩就这一院房子。”贾老师说他也是从事教育工作,现已退休,今年62岁了。大家问到这里来参观学习的情况时,贾老师说:“这个馆开放三年了,平时周边来的人多。今年国庆节从河南、西川、南阳、湖北、甘肃、山西等地来的人也非常多。”我们在贾平凹老师故居整洁的院子里留下了和贾平凹他弟弟贾老师珍贵的一瞬。


        出了贾老师家往南转就是贾平凹老师发小,小说《秦腔》书中的主人公刘高兴的家。刘高兴家前面是新盖起来的气派的装潢讲究的两层楼房,走过楼房院子后面是刘高兴的书房,墙壁四周悬挂着《秦腔》的拍摄画报,以及刘高兴自己写的书法作品。在刘高兴家中听他讲与贾平凹年少时的过往,以及他自己身上那种坚忍不拔的精神,更加让人了解人生的百态。突然想起不知道哪一个作家说的:生命并不是你活了多少日子,而是你记住了多少日子。你要使你过的每一天都值得记忆。


        从刘高兴家出来,下一个陡坡,我们走进千亩荷塘,已入深秋,我们没有如约看到水清鱼跃、碧叶连天、蝶飞鹊鸣、花香四溢。也没办法赏荷花、留倩影、采莲藕、思莲洁,荡舟莲水间,垂钓荷塘岸。这里远逝了往日的喧闹,不见了俊男靓女,“荷尽已无擎雨盖”的池塘,只剩下静静地沉寂。“接天莲叶无穷碧”早已成了“明日黄花”,“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荷塘里一片狼藉:残破黑黄的败叶慵懒的蜷缩在亮亮的水面上,枯萎断折的荷茎倒插于静静的池水中。  荷已“老”矣。“菡萏香销翠叶残”五代南唐皇帝李璟的诗句,正是眼前这一池荷的真实写照。

午后三点多,我们的车子在拐了几个弯之后来到了商山四皓墓门前。下车后,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个简朴的两扇木门掩映在白墙绿树之间,门框上面“商山四皓墓”的匾额横挂。我不由的心中感叹,四皓一生为人低调,居高位时不张扬,落难隐居时不显摆,是后辈们学习的榜样。


        进入大门,园内环境清幽,园子里的景致大致全收眼底。大门左侧是杨老师的工作室收拾的干净整洁,右侧是杨老师精心饲养的一盆盆绿色盆景,虽已深秋,可盆中的文竹依然挺拔屹立,与这里的文化浑然一体。趁着杜主席去邀请杨老师的间隙,我们几个看着三个巨大的墓冢感叹着、猜测着,明明是四皓怎么只有三个冢?有人说:“有一个是合冢。”大家又不约而同的问:“哪个是合冢?”我说:“合冢应该大一些,可这三个冢都一样大啊。”


        在大家的猜测声中,杨老师和杜主席边聊边走了过来,杨老师大约六七十岁,面色红润,身体健康,气质儒雅。在和大家相互握手致意之后,杨老师带领大家从最里面开始介绍。


  “四皓”是秦末隐居商山的4位年皆80有余的学者,须发皆白,故名“四皓”。皓,就是白的意思。如白发皓首、皓月当空等。“四皓”人称东园公,甪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四人学识渊博,品行高洁,银须浩首。银须皓首是说老先生年龄大,70岁人称年愈古稀,80岁以上的老人,人称“皓首。”


        “四皓”原为秦博士,秦时的博士不是现在人说的博士研究生,不是学位名,他是个官衔。这个博士官《汉书·百官公卿表上》亦有记载:“博士,秦官,掌通古今。”由此可见,“博士”是一种通晓史事的官职,专门负责保管文献档案,编撰著述,传授学问,培养人才等。秦时候官拜史事四位,“史”历史的史,“事”事情的事,事务官是皇上身边的。秦时候获秦始皇活字典的称谓,说明四位老先生非常博学。


        秦始皇焚书坑儒时,四人一起远离繁华帝都,逃难隐居于商山。在这儿居于窑洞,采食商芝,生活清苦。秦亡汉立,刘邦登基后,立长子刘盈为太子,封次子如意为赵王。后来,见刘盈天生懦弱,才华平庸,而次子如意却聪明过人,才学出众,有意废刘盈而立如意。


        刘盈的母亲吕后闻听,非常着急,便派自己的哥哥建成侯吕释之请来开国重臣张良出面。吕雉对张良说:“您是皇上的亲信谋臣,现在皇上想要更换太子,您岂能高枕而卧?”张良推辞道:“当初皇上是由于数次处于危急之中,才有幸采用了我的计策。如今天下安定,情形自然大不相同。更何况现在是皇上出于偏爱想要更换太子,这是人家骨肉之间的事情。清官难断家务事啊!这种事情,就是有一百个张良出面,又能起什么作用呢?”吕雉恳求张良务必出个主意。


            张良不得已,只好说:“这种事情,光靠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恐怕难以奏效。我看不如这样吧!我知道有四个人,是皇上一直想要罗致而又未能如愿的。这四个高人年事已高,因为听说皇上一向蔑视士人,因此逃匿山中,不作汉臣。然而皇上非常敬重他们。如果请太子写一封言辞谦恭的书信,多带珠宝玉帛,配备舒适的车辆,派上能言善辩之人去诚恳聘请他们,他们应该会来。然后以贵宾之礼相待,让他们经常随太子上朝,让皇上看到他们,这对太子是很有帮助的。”于是吕氏兄妹和太子当真“卑词安车”把这四位老人请来了,把他们安顿在建成侯的府邸里。


            在一次宴会中,太子侍奉在侧,四个老人跟随在后。刘邦突然见那四个陌生的老人,都已八十开外,胡须雪白,衣冠奇特,非常惊讶,问起他们的来历,四人道出自己的姓名。刘邦听了大吃一惊:“多年来我一再寻访诸位高人,你们都避而不见,现在为何自己来追随我的儿子呢?”四个老人回答:“陛下一向轻慢高士,动辄辱骂,我等不愿自取其辱。如今听说太子仁厚孝顺,恭敬爱士,天下之人无不伸长脖子仰望着,期待为太子效死,所以我等自愿前来。”刘邦说:“那就有劳诸位今后辅佐太子了。”四人向刘邦敬酒祝寿之后就彬彬有礼地告辞而去。刘邦叫过戚夫人,指着他们的背影说:“我本想更换太子,但是有他们四人辅佐,看来太子羽翼已成,难以动他了。吕雉这回真是你的主人了!”戚夫人大哭。刘邦强颜欢笑:“你给我跳楚舞,我为你唱楚歌。”刘邦便以太子的事件即兴作歌:“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翼已就,横绝四海。横绝四海,又可奈何!虽有矰缴,尚安所施!


        当年五月,刘邦驾崩,惠帝刘盈登基,是为汉惠帝。惠帝为报答四皓,封侯命爵,四皓谢绝封赏,重回商山隐居,甪里先生独自前往商南云游,最后在商南境内终老,也就葬在了那儿,故四皓墓园中只有三个墓穴。据说当年汉惠帝闻听四皓寿终,令三千御林军每人自长安携土十斤去商山为四皓墓培土,又在商州城南高车为四皓建庙立祠,以表彰四皓避秦安汉之功。

         

        四皓墓园内,古柏环绕,墓前有一大碑上刻“商山四皓”四个大字,相传千余年间,凡经此地者,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向墓陵肃然致礼。唐代诗人李白途经此地,曾凭吊四皓并写下《过四皓墓》诗:“我行至商洛,幽独访神仙。因绮复安在,云梦尚宛然,荒凉千古迹,芜没四墓连……”一诗赞颂了商山四皓的高风亮节,同时,也抒发了对时世的感慨。柳宗元、白居易及至明代的李梦阳、清代的郑板桥等,都在这里留下了不朽的诗篇。

  

        几千年来,商山四皓的高风亮节影响着后人,他们不慕名利、隐居山林的淡然态度被世人特别是文人所敬仰,商山四皓也成为商洛的一个文化符号,大家都以拥有这样的历史名人和古迹为荣。在商洛个别地方也有以四皓命名的地方,商州区的商洛运输公司院内,至今还有一处“四皓墓”。千年过后,后人已无法评说到底哪个墓中葬着真正的四位高人,但从各地争“四晧墓”的由来来说,说明后人对四位老人的敬仰与喜爱。


            离开四皓墓,我们驱车赶往丹凤县城。 丹凤县文联己经安排好了一切,等候着迎接我们。经过20多分钟地行驶,我们来到丹凤县城,这座山城高楼林立,道路纵横。在一座翠竹掩映,名叫金山国际大酒店的楼前,车子缓缓停下,只见一个中等身材,上身着深褐色休闲夹克,下身穿蓝色牛仔裤,满头智慧的中年男子三步并着两步朝我们奔来,和杜主席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介绍后我们方知来人就是丹凤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文联主席周文治,我们大家一一跟周主席握手问好。晚上,我们下榻在这个酒店,这里山明水净,两旁翠竹掩映红花,一溪清流环绕,垂柳倒影湖中,大家齐呼好美啊!


        进入酒店,豪华大厅里伟人毛主席铜像毅然挺立于大厅中央,大家放下手中的东西。稍作休息后,下楼纷纷与伟人合影留念。然后从酒店侧门走出,只见酒店后面,一条鹅暖石铺就的小路曲径通幽,亭台楼榭,各种花草绿植美不胜收。我们顺着小路向西边走去,路的左边是大片大片的翠竹,右边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沿着小路伸向远方,河水轻柔、清凉,偶尔还可看见一两条红色的小鱼在水中欢畅的游玩。小河的右边有假山、盛开的花朵和象征着长寿、健康、平安的芭蕉树更是这儿一株,那儿一株,我不由得吟诵起李清照的《添字丑奴儿·窗前谁种芭蕉树》

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情。看着碧绿宽大茂盛的芭蕉叶改霞美女兴奋的跑过去照相留念,照片中碧绿高大的芭蕉树旁身着红色大衣的美丽女子的娇小恬静定格在这个叫做丹凤的美丽的地方。


        游行正浓,李收顿老师催促大家快回,说周主席他们已经在餐厅等大家吃晚饭,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我们来到餐厅时周主席, 成林老师,王朋老师、青衣老师和王贤峰老师已在等我们,热情寒喧坐定后王向峰老师说:“初见面时就感觉周主席长的像一个人,现在仔细一看更像了,大家看看周主席长的像谁?”经王老师这么一提醒,瞬间就有人说是大作家莫言,周主席笑说,很多人都说自己长的像莫言。在王向峰老师的提议下大家分别和周主席合影留念。


         不一会儿,丹凤的各种风味小吃呈现在我们眼前,青衣老师给每人倒上丹凤葡萄酒,周主席端起杯子说:“欢迎武功文友在杜主席的带领下来丹凤传经送宝,我代表丹凤的广大文学爱好者欢迎大家。”杜主席赶紧接话说:“周主席言重了,我们是来学习的,学习咱们丹凤文联的先进工作经验,传经送宝实在不敢。”在两位主席的谦虚中两地文友纷纷端起酒杯。席间大家就当前写作方向展开了讨论,同时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我们的王向峰老师和丹凤的王贤峰老师名字竟是惊人的相似,有了这一发现后,大家把目光投向了青衣老师和我,说:“青衣、青儿都有一个青,都是写散文的,今晚还坐在了一起,太又缘了,快把酒杯端上。”在这异乡异地,在这个重阳佳节的晚上,我们身在异乡为异客,喝着有名的丹凤葡萄酒,不知不觉间大家都喝的不少。


        回到客房,梳洗一番早早就睡了,一夜无梦,早上六点醒来,竟不知身在何处。一直以来岔铺的坏毛病第一次神奇的没有出现,拉开落地窗帘,推开窗户,新鲜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远处的山、近处的水像一个戴着神秘面纱的含羞带笑的美丽女子。我坐在窗前,这时才发现房间装修的古朴典雅,电视、电脑、台灯、吊灯、地毯、窗帘豪华中透出古色古香,怪不得昨晚睡得出奇的安稳。


         楼下鹅暖石小路上慢慢的有人在晨曦中锻炼身体,我快速收拾好自己来到楼下,芭蕉叶上的露珠晶莹剔透,在晨光中泛着莹莹的光。河里小鱼已经在欢快的玩耍,不知它是昨夜根本就没睡,还是今天起的太早。呼吸着新鲜空气,作了几个优美动作,感觉这样才不辜负这美好的早晨。


         吃完早饭,周主席和王鹏老师早已在外等候,周主席说带领大家去丹江边上的船帮会馆看看,我们驱车赶到时,时间尚早,会馆还没有开门,周主席让大家先四处看看,说打电话让工作人员来开门。


        会馆面临丹江、背靠凤冠山,环境优雅宜人,在丹江岸边有一艘巨船,打听后知道这搜船是会馆的象征,现在并不下水。船前面几位船工铜像雕刻的栩栩如生,最前面的船工右腿向前程箭步,左腿向后登直,腿上肌肉突起,右手拉纤绳,左手握拳向前挥动,抬头目视前方。另一位船工也是右手拉纤,左手握拳,不同的是他的身体几乎与地面平行;第三位船工在他们中间,身子稍直,张着嘴仿佛在喊着:“嗨吆呵嗨嗨,嗨吆呵嗨嗨……”


         这时丹江对面几个红色大字引起我的注意,仔细一看“丹江漂流中国第一漂流”让人震惊,王鹏老师介绍说,每年夏天这里是丹凤最大的漂流地,不光丹凤本地人,外地人也是驱车到这里来漂流,现在咱们看这里的广场 比较空矿,夏天这里可是车水马龙,人潮涌动,也欢迎你们明年夏天再来。我说,谢谢王老师!难怪是中国第一漂流,原来如此!


        说话间会馆大门开了,远看会馆建筑雄伟,高27米,巍峨壮观。“明王宫”匾额高悬。我们猜测这可能是哪个皇帝儿子的官邸,后来败落了船帮就在此地建成会馆。周主席听后说,这明王宫还有一个传说故事呢,,相传殿内曾塑有平水明王像,像已毁殿已空,但丞相秀夫身背文天祥所率客家军拥戴的南宋末代幼帝赵昺(bing,音丙)。跳海,以身许国,后封明王的传说,至今在丹凤流传。船帮会馆大门左右两侧有一幅石联: "后元夷受封德昭千古,继夏禹称王福庇九江”,即隐此典。横披“安澜普庆”,寄托着船工们对自己的保护神船帮老大的信赖与希翼。


        相传因丹江水运优势船帮势力很大,众水手和搬运工每运一仵货物都从中提取三个铜钱聚资建馆,日积月累,集腋成裘。终于在清嘉庆二十年(一八一五年),建起这座宏伟壮观的会馆,以供帮员食宿、聚会、娱乐之用。说话间只见院中苍松翠柏,高大挺拔, 而整个院中只保留戏楼和一座大殿,呈南北对峙状。戏楼是会馆的主要建筑,它集南北建筑之精华,使其有北方建筑庄重大方的格调,又有南方建筑华丽、细腻的特点。堪称一绝,因此有人美其名曰“花庙”。戏楼顶上彩龙雄踞、高山河谷,点点江帆,亭台楼阁,车马仪仗,鸟兽虫鱼,树木花草,人物雕像无不维妙维肖,栩栩如生。


        戏楼正面顶端高悬“秦镜楼”牌匾。“秦镜”典出 《西京杂记》云"秦始皇有方镜,照人灼见心胆”。唐朝李世民说:“以铜为镜,可正衣冠;以人为镜,可明得失;以古为镜,可知兴替。”看戏为高台教化,“古事犹今事,戏情即世情”。以“秦镜”题楼名,旨在于娱悦之中,以史为鉴,以人为镜,抑恶扬善,修身养性。


        会馆现在的名字由鬼才作家贾平凹手书,戏楼正面木雕精品荟萃,大禹耕田,文王访贤,囊萤映雪,赤壁怀古等数十典故,数十画面,数百人物栩栩如生。尤其是“和声鸣盛”题额两边的八组浮雕人物组成一副画联,周主席说好多考古家、古文研究专家到此地进行研究,至今无人能解。相关部门拿出20万征求破解对联人,好几年过去了,迄今尚无人能够破译,留下了耐人寻味的百年之谜。

   

        船帮会馆,犹如一颗璀璨明珠,在丹凤县城西南隅的丹江岸边熠熠闪光。多少年来,它以自己精湛的艺术魅力,吸引了四海游客,使自己的名字挤身于中华名胜之林。1934年,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长征经此,曾在会馆进行整训,并创建了龙驹寨苏维埃政权,又为这一文物古迹增添了红色光环。

       

         采风活动结束,我们兴高彩烈开车返回,我向丹凤文友致谢道别时,忽然又想起了长眠于丹凤商山脚下的"商山四皓",他们身居高位时不傲慢、不张扬,身居低位时不气馁、不消沉。逃难到商山后他们日饮山泉,采食商芝,夜宿山洞生活清苦,却能自得其乐吟诗赋歌。出了商山后又回到商山,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四位老人内心中稳住“道义之锚”,面对富贵、贫贱、威武等不同人生境遇时,都能坚持“仁,义,礼”的原则,以道进退。这是一种风骨,是一种坚持,也是一种信仰。


        "商山四皓"人生三境界:"淡定、从容、坚持",不就是丹凤人的一贯品质吗!


作者简介:王青歌,女,教育工作者,咸阳市作协会员、武功县作协理事,陕西省作协关中片区高研班学员。曾在《咸阳日报》《秦都》《豳风》《有邰文苑》《西乡文艺》等刊物及《今日头条》《新新文学》《有邰书院》等公众平台上发表作品。


上一篇:【五十年缘分不了情】杜晓辉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4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梆子市街113号 电话:029-87619053 传真:029-87627819 法律顾问:张伟民律师
网站邮箱:shaanture@163.com 站长电话:13384928744 编审电话:13572843355 网站QQ:76517731 微信号:shaanture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1006691-1号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陕西无忧互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欢迎浏览本站,您是第 个来到本站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