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8日 星期一 己亥年初月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美文共赏 >> 辣评
辣评

灵魂画家陈冠麟评莫言

时间:2018-10-19 23:44:13 来源:网络转摘 编辑:本栏目管理 点击量:400

来源  陕西文化产业网  转载 于炉焱


“画坛奇人”灵魂画家陈冠麟评莫言


  ------陈冠麟:为莫言的书法点个赞

                给莫言的文学批点评



陈冠麟资料:原名:陈颖武。被莫言,任法融,柯云路,曾梵志,陈国勇,王西京等专家热议的川籍画家陈冠麟被称为二十一世纪世界第一画家,其艺术灵魂是先于这个时代的。

陕西人民书画院理论研究院院长乔犁在报纸上公开撰文称:陈冠麟是二十一世纪真正的世界文化艺术大师。

著名画家曾梵志,看到陈冠麟的画以后更是兴奋不已的说:“中国能出陈冠麟老师这样一个世界第一画家,真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中国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说:“陈冠麟先生能从自我生命水生火,火中生金,从你的诗文书画中可以看到你已经证的得——任风凭雨定灵台,法空三界道参天,融通诸教近太上,跳出五行乐凡仙。”

陕西美协主席王西京评价陈冠麟艺术古今独步中西合璧,是真正的奇人奇画,世界奇迹


为莫言的书法点个赞     给莫言的文学批点评


   有一天,我吃饱了,筷子一标。就猴进巷子,放开嗓门,把山音土调莽莽撞撞鬼使神差般地塞进新楼华窗的缝缝里边去了----去了很里边。哇塞!里边真的好美,好舒服,美得 雄鸡一唱天下白,舒服得呼儿嘿哟火树银花妙妙绝。

  然后,这歌声就鸡飞狗跳般地在里边昂昂扬扬潇潇洒洒舒舒爽爽正正大大光光明明地回荡,回荡得守口如瓶。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

“我是一只小蜜蜂,诚实聪明爱劳动……

  然后,我就又猴进巷子的里边神清气爽无忧无虑地溜达,心驰神往地进更里边去----心旷神怡地继续唱唱歌,还跳舞了。

   然后,我就捡汽水瓶子去了。

突然,从街边传来悦耳的男中音:

“阿Q同志,你还没死呀”

  我被这声音夸的红了脸。忙谦虚地说:“其实,实话说,我没有阿Q名气大。你别抬举我,更别想巴结名人。还有,实话说,我真的就没有阿Q聪明。有人打我左脸,我还让他打右脸。所以,没死。”’

“你在抄袭耶 ……”

我看着他手上拿着喝了一半的汽水瓶,暗自咽了一口清水。便厚着脸皮往他脚边靠:“其实,实话说,我比阿Q有知识。真的”

“真的?”

“不信,你听我念我写的诗:《蜜蜂》


               轻歌曼舞进百花,无限风光在脚下。

采得新蕊酿成蜜,甜蜜生活甜万家”


“二货。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唐人把好诗都写完了。你这叫诗吗?你是在抄袭唐罗隐写的《蜜蜂》你还没有罗隐写的深刻——为谁辛苦为谁甜”

“为谁辛苦为谁甜,罗隐这诗写错了。如果蜜蜂听懂了他的话,就要起来造反,就要去咬死剥削压迫它们的蜂王。然后再去咬死剥削了它们百分之九十以上劳动成果的养蜂人。然后再逃离约束它们的蜂箱。然后就没有信仰,全民自私贪腐,好吃懒做,斤斤计较,勾心斗角,互相残杀。最后彻底毁灭自己甜蜜生活甜万家的生存状态”

他听烦了,挥挥手止住我,不屑地摇摇头。露出悲悯的目光,把手中的汽水瓶递给我,叹了口气。转身进了自己开的小卖部。

   我在那门口看见他屋中放着电视机,好大。中央电视台正在播放中国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的专题报道。我当时被震惊了,感动得眼泪一下就滚了出来。好像是我自己得了奖。莫言为中国文化争了光。为中国作家赢得了世界声誉。我为自己是中国人,是莫言老师的同胞而骄傲而自豪。我当时兴奋得跳起了舞,还唱歌呢。

   就在我跳到电视机前,想与莫言互动时,我看见那个比我还小三岁的莫言满脸沉稳,满身高贵,满眼成熟,满口博渊的在台上讲:

“自己感到压力很大,忧心忡忡.……”

我有点听不懂——蜜蜂怎么没有压力,没有烦恼呢?

“其实,实话说,莫言老师,你都当作家了,为什么不学蜜蜂,好好玩啊,天天在花蕊中好甜蜜的生活啊。真的好幸福好幸福啊。而且,它们还不知道自己在——无私奉献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劳动成果给他们心中的神——养蜂人。其实,它们也很聪明很高尚啊。

   我还是像蜜蜂一样很聪明很高尚地,坚定不移地信仰我心中的神——养蜂人。

   我转身继续无忧无虑的唱唱歌,还平淡天真地跳舞呢。

然后,我也是很敬业的认认真真在大街上捡汽水瓶子去了。在捡到几个很大,也很干净的汽水瓶子时,我的雅兴来了——

美丽得比伊万卡还要好看二百五的灵感仙子,不是飘飘然从美国飞到我的身边来的,而是在我弯腰去捡那个很大,也很干净的汽水瓶子有点得意忘形时,她在我不知不觉中,就让我像蜜蜂的脚踩进仙露明珠莹潤的花蕊之中一般,把我们俩的身心都天衣无缝的情缠爱绕在一起了。我心醉神迷地和美丽的灵感仙子,伊万卡的小妹妹缠缠绵绵如胶似漆魂牵梦绕得死去活来时,她那樱唇微启,把妙可雅馨的粉嫩红舌直伸进我的口中,强行硬弄开我——中西合璧熔古铸今天人本一无私奉献——的诗思灵感:

            莫笔缠世万古情,言志诗从法外生。

立地觉性福门开,花香鸟语自天真。

   这首诗发表在《西安晚报》副刊和百度“陈冠麟”上。我曾经就“立地觉性”谈过一点粗浅的认识:

“性——心中的生命。生命的中心。”

“人的生命中有几个压力:1•自私而扭曲人格造成的性压抑。2•生老病死的压抑。3•各种错误意识和观念构成的物欲压力。知识和才色名利堆积大脑构成的压抑。4,自以为是地曲解真理而又乐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聪明行为者”

“立地觉性”就是要从自我的生命中清除这些压力,让自己的生命无忧无虑健康快乐幸福起来。作家作为人类灵魂工程师,只有从自我的生命中立地觉性,才能为人类设计和构建“花香鸟语自天真”的精神家园。

   然而,纵观世界文坛,具有这种精神家园的文豪们寥若晨星,而被自我生命压得身手不凡的和自己开玩笑者,似乎还不是特别的寥若晨星。

  看来,我们的灵魂工程师们都很幽默——先把自己的灵魂弄的鸡飞蛋打。

   渐渐地,我把同伊万卡的小妹妹缠缠绵绵如胶似漆魂牵梦绕得死去活来的爱情结晶——顺口溜顺手给弄丢了。

渐渐地,我把这件事也给搞忘了。

直到最近,我从百度上看见莫言在举办书法展。我从莫言的书法中看见了莫言“立地觉性”的希望,真的是大有希望。因为他的书法中透露出几分稚拙与率真。特别是看他书写时的动作和表情,完全不像一个60多的老人。露出的是童真的笑脸。书法,绘画,音乐——作者是用自己的人格,可以跳过思想,知识,阅历,智慧去再现人性。再现真理。所以作者更容易立地觉性福门开,花香鸟语自天真。


   由此,我想给莫言老师提两点很不成熟的建议:

一,暂时放下文学的笔,最少两年不要去碰它。直到你的心中像蜜蜂一样没有压力,没有烦恼,轻松自然,无私奉献时再玩文学。

二,拿起中国人造的毛笔,最少五年——定心澄怀,平淡天真,不涉理路,不落言诠,像孩子在山沟里玩泥巴,打水仗一样,一点一世界,笔笔见性情地玩书法。切记玩书法,而不是研究书法。

这也是我想给中国文坛的老师们提的两点很不成熟的建议。

为什么?

文学——

  作家是用自己的思想,知识,阅历,人格,智慧去探索人性,表现人性。探索真理,表现真理。文学所造成的能量会超过原子弹的一万倍。然而,作家却可能一不小心就掉进了自己思维误区的无底黑洞,造成对人类的精神家园建设极大的的负面影响。而且作家本人很难发现自己的思维误区。就像我上面提到的《蜜蜂》一诗。罗隐的本意是为劳动者蜜蜂鸣不平,是要唤起劳动者蜜蜂的觉醒。公平地去获得自己的利益。但他永远也想不到自己是在危害劳动者蜜蜂的生存状态。是在教育蜜蜂迷失自我无私奉献的天性,学会斤斤计较自私贪腐。摧毁心中信仰——天人本一无私奉献。然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作者罗隐更想不到自己出现这种“思考”也是一块“烦恼”的石头,作者更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且砸疼的是天下人的脚。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希拉里说中国人没有信仰,全民自私贪腐。

我说中国的蜜蜂有信仰,无私奉献。没有自私贪腐。中国的罗隐没有信仰,有自私贪腐。因为蜜蜂是无思者——吃亏是福。而罗隐是思考者——从不吃亏。也就是现代人拒绝-----心灵鸡汤。

  蜜蜂信仰的就是老子的《道德经》——道法自然,无私而成就其私,无为而无所不为,无知而明白四达,无事而事天下。

   今天中国的蜜蜂不仅与美国的蜜蜂一样幸福无疆,而且与2000多年前老子写《道德经》时候的蜜蜂一样轻松自然无忧无虑幸福无疆。

  今天的中国人为什么都感到压力很大,忧心忡忡?

很多人把它说成是政治的原因,我却觉得更大的原因还是文化的原因。因为,所有政治家都是文学家艺术家思想家的学生和忠实粉丝。。他们的美丽灵魂完全是自由恋爱,一见钟情地被导师们搞得心醉神迷了。所以,他们的行为完全是身不由己。就像现在的全民没有信仰,自私贪腐。我们也完全是身不由己。

  其实,希拉里的话还没有点中我们中国人的穴道,所以全民还会继续忘掉心中信仰——天人本一无私奉献。然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会继续自私贪腐。  

我想说的是——

  信仰不是靠教育,学习,利益诱惑或者权势威逼能够构成的。

就像蜜蜂信仰老子的《道德经》天人本一无私奉献。不是被罗隐教育。而是它拒绝了罗隐的教育。

我们中国人如何——学习蜜蜂好榜样,信仰老子的《道德经》道法自然,天人本一无私奉献。生活轻松自然无忧无虑性福无疆——这才能点中我们中国人的穴道。

而要点中这一穴道就需要我们的罗隐们先放下自己老师的臭架子,真诚虚心学习蜜蜂——信仰老子的《道德经》道法自然,天人本一无私奉献。先让自己的生活轻松自然无忧无虑性福无疆起来。

  从我们的文化精英自己做起——敬神离鬼:

神=爱=笑=母亲=无私奉献=健康快乐=真诚朴实=聪明高尚=性福无疆。

鬼=恨=哭=杀母=自私贪婪=烦恼病苦=弄虚作假=愚蠢自残=害人害己。

  为此,我在这里为现代文化的大师们的几个主要流派唱一点左调的诗和画和歌:  

一,“无欲则刚” 和“私欲膨胀”两种错误思维误区从根子上扒掉了人性生命真实的信仰,从而落入了模糊虚假的社会信仰。

《道德经》从一个“欲”字进入“大道自然”之门——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老子在这里说的无欲是手段。有欲才是目的。只有无私才能成就其私。也就是说像蜜蜂一样,把自己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劳动成果无私奉献给神——养蜂人。从而也才能构成自己精充气足神全无忧无虑轻松自然的幸福生活。


1,毕加索油画《拥抱》《拿剑和花的男人》表现自我中心者互为杀手的“私欲膨胀”——地狱之们。


2,陈冠麟油画《攀》《补天》《飞天》表现无私奉献者的甜蜜美妙性福的爱情:女人是男人心中崇高难攀的偶像,男人是可以穿越女人生命的幽幽精魂——天堂之路。



    性福


(陈 冠 麟诗)


夜阑珊,拥娇著诗篇。

开门半山月如镜,立马一挺霜露妍。

波涛汹涌春潮急,游龙惊凤艳阳天。

天堂地狱共屋檐,道自脚下玄妙关。

聚精会神乾坤转,性定沸汤生金莲。

古今多少骚客忙又乱,笑话连篇。

天堂有路无人性福走,地狱无门万头拼命钻。

我们的生命,在爱的世界里,

与神——同在 ,同喜,同福,同欢。

我是真正的男人(陈冠麟词曲)


    我是真正的男人,  持金枪,跨骏马,英雄天下,战无不胜。  风流潇洒,浪漫又天真,  无私奉献出纯洁的爱情。   我是真正的男人,  战场上就像长坂坡前的英雄赵云,  单枪匹马胜过雄兵百万,直插进曹营,   七进七出,真正的男人,  七出又七进,真正的男人,  一杆金枪直搅得曹营中呼天喊地血肉翻飞。  金枪无敌神武将,骏马不倦勇飞腾。  我是真正的男人,  持金枪,跨骏马,英雄天下,战无不胜。风流潇洒,浪漫又天真,无私奉献出纯洁的爱情。


二,从“为谁辛苦为谁甜”中思考出“人吃人的黑夜中寻找光明”的现代文化,使芸芸众生失去了妈妈——神的保护。没有了信仰,没有了精神家园。变成了流浪的孤儿。


   陈冠麟油画《母子反目》展现西方文艺复兴的始终——从“人本主义”跳出“神本主义”构成新的人神二元对立——私欲膨胀,母子反目的文化。画中表现“人母”与“私我”都在自我中心的矛盾中挣扎


《母子情深》陈冠麟座右铭:“像儿子对待母亲那样孝敬亲人朋友祖国人民,像婴儿的眼睛看生活” 画中表现“地母”把自己的血乳无私奉献给“本我”


《母子连心》东西文艺复兴的缘起——艺术家永远是恋母的孩子。画中表现“天母”与“超我”都在天人本一无私奉献之中腾飞


1,妈妈


(陈 冠 麟 与 顾 城 对 诗)

妈妈给我明亮的眼睛,

我却看不见光明。

可悲,可笑,可耻,可怕呀!

妈妈笑挥一耳光,把我打进烂漫天真。


2,找妈妈


(陈冠麟词曲)

(男唱:)星月寒照天涯人,流浪的孩子找母亲。流浪的我抬头问天: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失去妈妈的孩子,幸福在哪里?            

天地间回荡着一个声音:(女唱:)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男唱:)天是我的神,地是我的家。天地才是我的好妈妈,祖国和人民才是我的亲妈妈。妈妈呀,我的好妈妈,我的亲妈妈,孩儿永远是你的心肝,孩儿永远是你的宝贝。孩儿永远孝敬你,孩儿永远爱妈妈。


三,“出污泥而不染”者们要把自己美丽的身影从“污泥”之中移民到美丽的花瓶。


娇荷

(陈 冠 麟诗)

婷婷娇荷露晶莹,绿叶华盖伴平生。

深谢母泥池中乳,育魂育心洁自身。


陈冠麟油画《畅游》表现天人本一无私奉献者像太阳一样,光明自己照亮环宇。

爱你太阳

            (陈冠麟词曲)


年轻的太阳,含笑走出东方。   摇曳着春天的呢喃,朝气蓬勃;   手牵着曦微的群山,天真烂漫。  空空明明,无私而英雄天下;  坦坦荡荡,无知而明白四达。  流金的岁月从未迷失前进的方向;  惊雷疾电也未改变纯真的童颜。  爱你太阳,太阳爱你。  爱你,爱你,爱你,爱你,伟大的祖国,英雄的人民。你就是年轻的太阳, 永远年轻,永远含笑;从未停步,从不慌忙。   从东方走向西方,从西方走向东方。


  感谢看完我拙笔文画的朋友们。如果你转发给你的朋友圈,并把意见回馈给我,我将赠送书法诗《蜜蜂》一幅。

   感谢尊敬的莫言老师能够屈尊礼贤下士,艰辛看完我的信笔胡诌。我愿恭敬献上自己的拙笔油画《补天》国画《蜜蜂》给老师补壁。

              致以

            崇高的敬礼


                    一个无私奉献者     蜜蜂  

                    (原名陈冠麟陈颖武)

                     微信 wxid-3pabwdppr0ya22   2018,10,1




上一篇:高洋斌:90后诗歌爱好者的自说自话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4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梆子市街113号 电话:029-87619053 传真:029-87627819 法律顾问:张伟民律师
网站邮箱:shaanture@163.com 站长电话:13384928744 编审电话:13572843355 网站QQ:76517731 微信号:shaanture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1006691-1号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陕西无忧互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欢迎浏览本站,您是第 个来到本站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