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丁酉年十二月
主页 >> 三秦之子 >> 模范
模范

渭河最后的撑船人

时间:2014-07-18 22:19:07 来源:网络转摘 编辑:本栏目管理 点击量:1456

——贺桐/图 李媛/文

  一个简易棚子、一艘船、一根蒿、一条狗,是年轻船夫尹参军生活的全部。每天清晨,尹参军早早起床,简单吃完饭,便等着坐船人的到来。“不管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只要有人来,我们就得出一趟船。”尹参军的叔父尹会员28岁开始撑船,现在已有30个年头,他说,撑船是来受苦的,不是享福的,就不要想着有啥好条件。

  很多时候,尹参军都只是摆渡一个乘客过岸,又空船摆回,需要花费他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换来5块钱的收入。这位年轻的船夫每天守在这里,住在简易的棚子里,他说这既是一个谋生的手段,也是为村民们提供个方便。


即将消失的渡口 最后的撑船人

  1986年,尹会员所在的村子需要船夫,身体矫健的他被选中,成了一名“上班族”。除了发工资,他还享受上班三天休息九天的待遇。即便如此,尹会员说,因为那会撑船都只能借助长蒿,几天下来,整个身体都是酸疼的,需要休息好几天才能缓过来。

  “最多的时候,我们一个渡口就有12名船夫,大家3人一组轮流值班,保证24小时有人。”尹会员说,那时候,渡船对于龙兴村及附近的几个村庄来说,尤其重要,除了渡船打理庄稼,还要走亲访友。

  尹会员介绍,二十几年前,他们每天至少要摆二十几趟船,最多的时候同时又有三个船在摆渡。村民们来了都争前恐后地抢着上船,唯恐等到下一趟。

  据当地人说,渭河上曾有大大小小几十个渡口,“两寺渡”、“安阳渡”、“西同渡”、“嘉麦渡”、“新开渡”、“孙张渡”、“北田渡”、“交口渡”、“李家渡”、“耿渡”、“新丰渡”及许多不大固定的临时小渡口。

  而龙兴村的这个渡口,是渭河保留下的最后的摆渡口,目前由尹会员和他的侄子尹参军坚守,等待着稀稀散散的乘客。

  随着社会的发展,交通越来越便利,来坐船的人就慢慢变少了。4月25日,天气突然降温,渡口周围都看不到人。尹参军直到下午2点多才等来了两位客人,他急忙跑到船边,将绳索打理好,准备摆渡。

  这两位客人是对面村子过来收购蒜苔的客商,他们说平常都是坐车来往,今天因为天气原因,想早早回家,便选择了渡船。尹参军和叔父两人赶紧将船撑开,开始摆渡。

  而面对稀散的乘客,尹会员也是隔三差五的过来一趟,主要的摆渡工作就由侄子尹参军一个人负责。

  尹参军走到船头,熟练地解开绳子,将船划开。他很少说话,皮肤晒得黝黑,总是笑嘻嘻的。他的叔父告诉记者,尹参军婚姻不幸,一个人抚养着10岁的儿子,生活很艰辛。

  “三年前,我们在河岸上加固了绳索,现在撑船没有以前那么辛苦了。”尹会员说,借助绳索的力量,可以省去撑蒿的力气,整个人就会轻松很多。而在以前,撑船最重要的工具是长蒿,船如何摆动、速度多快,都由长蒿决定。选择一个好的长蒿也是关键,杨槐木、长得端正、要足够长。普通的长蒿重约20斤,太轻或太重都不适合撑船。

  船到岸后,两位船客等不及尹参军停好,便急急地跳了过去,这是尹参军今天的第一批船客。

  将客人送走后,尹参军独自摆渡回来,放好船后,整理绳子。而船因为常年在河里,每过三年就需要更换一次,他们现在也不用木头造船,而是选择了寿命更长的铁。

  在简易棚旁边,是尹参军写的“渡口”标志,尽管很简单,但对于村民们来说,找到这里并不费劲。尹参军说,近两年来有附近的城里人来这里体验摆渡,但人数也很少。

  近年来,渡口附近出现了大大小小多个采砂厂,将渭河河床挖得很深,尹参军的长蒿需要不断加长。即便如此,他经常会因为不小心碰触深处而将长蒿落入水中,湍急的水流很快将长蒿飘走,所以需要准备几个长蒿,以备临时之需。

  看到对岸的船客,不需要打招呼,尹参军就会将船摆渡过去,将对面的船客及他的摩托车摆渡过来,多年来这已经形成了默契。

  龙兴村的这个渡口,是渭河保留下的最后的摆渡口,目前由尹会员和他的侄子尹参军坚守,等待着稀稀散散的乘客。即便如此,宽200多米的河床河水湍急,尹参军摆渡一个来回也需要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现在的很多时候,尹参军都是将一个两个的船客摆渡过岸。“没办法么,人来了就得摆,不然咋办,要等的话也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尹参军说。

  尹会员从1986年开始撑船,距今已经28年了,他会很熟练的使用这个重达20余斤的长蒿,而这项技术是他的侄子尹参军无法企及的。“参军也不太会用长蒿,老辈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现在整个村子都很难找到会用长蒿的人了。”尹会员说,以前跟他在一起撑船的人有的已经去世了,人多的时候,他一个人很难将船撑过去,所以他想出了使用绳索的办法。

  “撑船本身就是来下苦的,使得都是力气,不是来享福的,不要想着有啥好条件。”尹会员说。

  因为船客的需要,他们不得不住在河岸边,但考虑到汛期涨水和河床的变化,他们又不能修固定的房子,只能在河岸边扎一个简易棚,冬冷夏热,蚊虫侵扰。

  尹会员说,等附近的桥修好了,这个渡口也将随之消失。他说,他也不知道还有多久,但他会和侄子尹参军坚持到最后。


上一篇:榆林市杨钝郝瑞强荣登7月“陕西好人”榜

下一篇:镜头记录:坚守在韩城古城的店老板们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4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梆子市街113号 电话:029-87619053 传真:029-87627819 法律顾问:张伟民律师
网站邮箱:shaanture@163.com 站长电话:13384928744 编审电话:13572843355 网站QQ:76517731 微信号:shaanture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1006691-1号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陕西无忧互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欢迎浏览本站,您是第 个来到本站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