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 戊戌年十一月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国学大观 >> 人物志
人物志

何谓“国学”?

时间:2014-03-06 12:56:08 来源:网络转摘 编辑:admin 点击量:1094

1国学一词何时有

国学一词,古已有之。《周礼·春官宗伯·乐师》言:乐师掌国学之政,以教国子小舞。《礼记·学记》曰: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孙诒让在其所著《周礼·正义》中指出:国学者,在国城中王宫左之小学也。由此可见,国学在中国古代,指的是国家一级的学校,与汉代的太学相当,此后朝代更替,国学的性质和作用也有所变化。

唐代贞元中,李勃隐居读书于庐山白鹿洞,至南唐时,在其遗址建学馆,以授生徒,号为庐山国学(亦称白鹿洞国学庐山国子监庐山书堂等),首次使用了国学这一概念。到宋代,又改称白鹿洞书院,为藏书与讲学之所。宋代书院兴盛,涌现出白鹿、石鼓(一说嵩阳)、睢阳和岳麓四大书院。由此来看,庐山国学实际上是一所既藏书又讲学的学馆,亦即后来的书院

在当时的境域下,所藏之书和所讲之学,自然是中国的传统学术文化。从宋代四大书院的实际情况来看,也是如此。可见此时国学这一概念的使用,与国医是一样的。国医即国家的医学,国学自然亦即国家的学术了。在还没有西医外学西学等概念的境域下,这本来是个很好理解和接受的概念,只是当西医外学西学出现后,才容易产生歧义而引起争论了。

但是,真正把国学同诸多外学相提并论,即作为一门统揽中国学术的概念提出来,则是在西学东渐、我国社会和学术文化处于空前转型的清末民初。

2国学应运而生

19世纪末,面对西学和欧化主义的刺激,日本学界从世界文化格局中反思和重识本国文化,发出了提倡国粹国学的呼声,并不无贬义地称中国文化为支那学。这就自然感染并刺激了处境相似的中国学人。1902年秋,流亡海外的梁启超曾与黄遵宪等人商议,在日本创办《国学报》。但黄主张先作国学史,使梁放弃了创办《国学报》的设想。而国粹派学者则趁机力倡国学1904年,邓实在上海的《政艺通报》发表《国学保存论》,论述了保存国学的重要性。次年,邓实、黄节等人在上海成立了国学保存会,以研究国学,保存国粹为宗旨,发行《政艺通报》、《国粹学报》,标志着国学在国内的立足。

3、原有释义及其缺陷

以往对国学的释义,大致有以下几种:

1国学中学

这一释义与清朝大员、洋务运动的代表人物张之洞等所倡导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有关。但因有西学一说而提出与之对应的中学并不周全,因为与中学相对应的概念应是外学,而西学则仅仅是外学中一部分,并不能涵盖日学、印度学等等所有外学。另外,因世界各国学校一般都有大、中、小学之分,用中学这样的概念,也很容易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引起误解。

2国学国粹

这一释义,是针对中学提法太笼统、宽泛而另提出的。

但顾名思义,国粹即国家学术文化之精粹。国学国粹不论外延或内涵其实都不一样,硬把两者等同起来,无疑与事实不符:因为国学并非一切皆,而是有。因此,把国学国粹等同,要么名不副实,要么等于把传统学术文化精粹以外的内容排斥在外,又因人们对传统学术文化精粹之理解不尽相同,自然就很难使国学的内容及其解释规范化。而在实际操作上,这样的释义也行不通。主张这一说法的人,实际上认为中国传统学术一切皆,因而把传统学术一篮子兜进了国学的筐子里。

3国学国故

这一释义,是针对国粹一说太笼统,又鉴于中国传统学术文化并非一切皆而提出的。这种提法曾经被当时许多著名学者所认可。五四运动时期的旧派新派”“国学家们,几乎都使用过国故一词。1919年初,新旧文化激烈交锋,北大较保守的学者创办《国故》月刊以昌明中国故有之学术。在此背景下,毛子水、傅斯年在《新潮》杂志撰文,针对抱残守缺追摹国故的倾向而提出用科学的态度和方法整理国故。所谓整理,并非限于考证、训诂,还包括了评判价值、探寻因果。他们既以现代观念发掘、阐扬古学,又强调清理国渣,打倒偶像

曾经将国学国粹国故并用、互换的章太炎,后来觉得国故国粹妥帖,便把其阐述国学的第一部著作名之为《国故论衡》。甚至有人用国故取代国学,并发起了整理国故的运动。

4国学即中国固有之学,系指中国固有的学术文化,亦即中国学

这一释义,是针对外国学而言的。

这一释义,起初当以章太炎和邓实等表述得比较明确。章太炎在旅居日本主编《民报》时,曾举办国学讲习会国学振兴社,并为设在上海的国学保存会机关报《国粹学报》撰文。他认为:夫国学者,国家所以成立之源泉也。吾闻处竞争之世,徒恃国学固不足以立国矣。而吾未闻国学不兴而国能自立者也。吾闻有国亡而国学不亡者矣,而吾未闻国学先亡而国仍立者也。故今日国学之无人兴起,即将影响于国家之存灭,是不亦视前世为尤岌岌乎?又说:夫一国之所以存立者,必其国有独优之治法,施之于其国为最宜,有独立之文辞,为其国秀美之士所爱赏。立国之要素既如此,故凡有志于其一国者,不可不通其治法,不习其文辞。苟不尔,则不能立于最高等之位置。而有以转移其国化,此定理也。

可见,章太炎认为国学是一国固有之学,并把国学之兴亡与国家的兴亡联系在一起了。对此,《国粹学报》主编邓实表述得更加明确:国学何者?一国所有之学也。有地而人生其上,因以成国焉。有其国者有其学。学也者,学其一国之学以为国用,而自治其一国者也。

国学者,与有国而俱来,因乎地理,根之民性,而不可须臾离也。君子生是国,则通是学,知其爱国,无不知爱其学也。

既然国学一国固有之学,而中国是个有诸多个民族所组成的大家庭,那么,把一国固有之学理解为中华民族固有之学,似更妥帖。

国学即中国固有的或传统的学术文化。这一释义经过几代学者的努力坚守,成为国学的通常定义。如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中,对国学一词的解释就是沿用了这样的定义:称我国传统的学术文化,包括哲学、历史学、考古学、文学、语言学等。

这可以说是自清末民国初至今,一直沿用下来的比较通用的定义。

张岱年先生在其所编纂的《国学通览》所作的序中,这样写道:国学,亦称中国学,即中国学术的简称

先生既沿用了百年来通常的说法,却把文化二字剔掉,可能是鉴于《国学通览》所涉及的内容比人们所理解的一般文化层次较深之故。但张先生在应序中又使用了中国文化是世界三大文化系统之一现代的中国人应对于传统文化有比较明晰的认识这样的用语,说明张先生并非排斥国学是中国固有的传统学术文化一说。

通观上述原有关于国学的释义,至少存在以下缺陷:

首先,把国学中国学等同,并视为中国学的简称,容易引起歧义:因为中国学既可以以中国传统学术文化为研究对象,也可以以整个中国为研究对象,尤其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伴随中国经济和社会令世人瞩目的发展,以整个中国为研究对象的中国学在海内外勃然兴起,所以不宜再用中国学来泛称国学

其次,国学的原有释义是从其外延上切入的。有的甚至谈不上定义,只不过是一种通常的说法,就好比把张家的物件说成张家物,把中国的学术说成中国学,再简称一下罢了。从外延上来界定、释义国学,由于把国学的研究范围或对象与其定义相混淆,所以,很容易在研究和著述时导致以下的局限性:

第一、若按《四库全书》的编目排序,那么,国学著作汗牛充栋,实难尽述,无论对于研究者和学习者而言,无异等于作茧自缚;而若择其要者阐释,则见仁见智,很容易导致众说纷纭,难于体现一个学科(学说)的严谨性;

第二、若按历史顺序来讲述或阐释中国的学术文化,则冗长不说,更重要的是难于同哲学史、思想史等厘清界限,而且更容易导致见仁见智、挂一漏万等弊端。

因此,现今广为流行和讲授的某个学说,很少再有这样释义,而几乎都是从内涵上予以释义。所以,必须改变从外延上对国学释义的传习,而宜从内涵上另加释义。

4、重新释义国学

鉴于上述缺陷,有的学者尝试从内涵上重新释义《国学》,如宋定国教授在其《国学三部曲》(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1月版)中,就作了这样的阐释:

国学中国学术中华学术的国内简称,是研究中国即中华民族之传统学术文化之源、流及其发展的基本规律,以推动我国和世界学术文化的进步和发展为目的的科学。

并明确了以下几点:

第一、国学作为中国学术中华学术之简称,不仅包括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占主导地位的、为各个民族所共有的传统学术文化,还应包括汉、满、蒙、回、藏等各个民族所特有学术文化。这样,就与清末民初所谈论的国学区别开来:当时所说的国学不仅不包括其它民族的特有学术文化,而且提倡国学最积极的国粹派,还有强烈的排满情绪。同时,这一释义也与海外所称谓的汉学区别开来:海外人士所说的汉学有时泛指中国学术文化,正如他们把汉文泛指中文,把汉医汉药泛指中医中药一样。

第二、国学的研究对象是中国传统学术文化的源、流;

第三、国学所着重揭示的是中国传统学术文化发展的基本规律;

第四、国学研究的目的是为了推动我国和世界学术的进步和发展。

这一释义所揭示国学之内涵,剔除了原来仅从外延上加以释义之局限性。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一释义有违国学提出之初衷。

国学当初提出时确实没有面临像今天这样的形势,甚至可以说大相径庭:当时所面临的灭种灭族的危机,与今日所面临的和平崛起的形势,恰成鲜明的对比!因此,以这样的释义来突破其初衷,则正是适应了时代进步和形势变化之需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的国学突破原来把中国固有的学术文化,用一个篮子一股脑兜起来的简单作法,而引导人们不仅要用一个篮子把中国固有的学术文化兜起来,而且着重研究篮子里所兜的东西的源、流及其发展变化的内在规律,并使人们在了解其规律的基础上,使之更有利于推动我国和世界学术文化的进步和发展。所以,这样做不仅不是、也决不会贬低国学,而且恰恰相反,把国学置于本该置于的恰当位置上,使它在地球人类的学林中占有本应具有的举足轻重的地位。



上一篇:何谓“国学大师”?

下一篇:章太炎先生生平以及重要思想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4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梆子市街113号 电话:029-87619053 传真:029-87627819 法律顾问:张伟民律师
网站邮箱:shaanture@163.com 站长电话:13384928744 编审电话:13572843355 网站QQ:76517731 微信号:shaanture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1006691-1号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陕西无忧互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欢迎浏览本站,您是第 个来到本站访客